如果当初选择了你?

推荐人:奇异果 来源: 奇异笔记 时间: 2020-11-12 阅读:

  朋友巧每隔一段时间,就给前男友发一条短信。

  短信内容绝无暧昧,无非是“你最近好吗?”“我很好。”“你那里下雨了吗?”“我这里下雪了。”

  巧和前男友于十年前相恋、七年前分手、两年前重逢。彼时,两人各自婚嫁,如今膝下均有儿女承欢,为什么要联系,一而再、再而三地联系,巧也说不清楚。

  巧的家庭不可谓不美满——丈夫在媒体工作,她在外企。两人整日忙得锣鼓喧天,但于繁忙的间隙,相拥在沙发上看一张碟;或逛街时,在拥挤的人群中走散,一回头发现对方正站在高处向自己挥手,都能让他们由衷地感到幸福。

  又一个深夜,巧梦见了前男友。梦到他还在女生楼下等,梦到他毕业那天,从火车窗内探出的笑脸,却分明一双泪眼,他说:跟我走吧……巧拥被而坐,良久不能入眠,“难道,我还爱着前男友?”第二天,巧在办公室借用同事南的电脑。南要结婚了。就在她出让电脑前半小时,还向巧娇嗔抱怨,“准备婚礼好累哦!”可南的博客没关,巧无意间看到她的日志——“第一次牵手的青涩,第一次接吻的心跳,第一封情书倒贴的邮票,这些都将随着婚姻的来临正式定格为过去吧?”巧大惊,南和男友恋爱四载,四年来,他们同出同进,有商有量,就在这间办公室,南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接过了男友的大捧玫瑰和钻戒,答应求婚,没有丝毫的迟疑。

  巧如做贼,脸红彤彤,但她忍不住继续滑动鼠标——这还是那个看起来很甜蜜的准新娘南吗?

  南的十几篇日志都在怀念初恋,看得出,结婚的日子越近,她的怀念就越深。通过日志,巧如拼图,拼凑出南初恋的全貌:苏州人在澳大利亚,起初做工程师,现在开了家中国风工艺品店,与南青梅竹马。“有时候想想,如果当初和他在一起,现在的生活会怎样?在澳大利亚当个老板娘?”一篇日志的结尾处,南这样写道。

  有脚步声,巧做贼心虚,关了网页。可她关不住思想的闸门。接着昨晚的梦,前男友说,跟我走吧,回我的家乡……她在七年前,在梦中,说的都是同一句话,“不,我想留在上海。”

  但此刻,在昨夜梦回,拥被而坐的一瞬,心里又是另一句话,“如果当初和他在一起,现在的生活会怎样?”

  也许和前男友一样,在他的家乡,一个南方小城,做一名大学教师。也许和前男友的妻子一样,与他同一间办公室,对着同样的校园风景,每天下午四点固定在操场一起打羽毛球,周末固定看场电影回父母家。也许,一如现在,她忙忙忙,丈夫也忙忙忙,最忙时,两人各自出各自的差,一个月只见了三天,压力大、节奏快、竞争激烈,永远不可能过上安逸的生活。如南,肉身在格子间,每天朝九晚五,灵魂却叹息着“差点”去澳大利亚,截然不同的日子——旺季,做一个工艺品店的老板娘;淡季,在几十个国家留下履痕。

  脚步声近,来者不是南,是另一个同事小东。小东哈欠连天,解释昨晚和老婆又为戒烟大战,“一吵架,我就想念我以前那个女朋友,脾气那叫一个好。如果和她过,我的日子会不会安宁些?”他吧啦吧啦叙述着老婆有多得理不饶人,举例相同情况下,之前的女朋友如何温柔以对。巧笑了,少顷,她又坐回电脑前,在南的博客匿名留言——我们怀念前一个爱人,有时未必还爱着他,只是怀念另一种生活的可能性。

  性格、脾气、际遇、环境……与他有关的一切,都是我们失之交臂,没法回头的人生。

  关注、想念、保持联系,不过是想离那个曾经可能的生活近点,仿佛还有选择的权利。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