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是糖,甜到忧伤

推荐人:奇异果 来源: 奇异笔记 时间: 2020-11-12 阅读:

  小绿纱窗,独自倚在窗边,想念。

  是谁呢?想谁好呢?摸着自己的头,我静静地想懵了。真不知道这一刻,

  想谁好呢!我先想到了您,我的母亲。母亲在世时不爱表达,只是默默的,做这做那,忙碌,

  静寂。母亲做的饭是很好吃,十几年过去了,仍然被大家推崇。最普通的东北酸菜,加上点土豆,

  也会被母亲做的有声有色,还有烧茄子,不过油,没放肉,却让每个吃过的人,嘴角生鲜,久久回味。

  母亲去世这么多年,再也没吃到,自己也曾经尝试做过多次,却再也没有那种味道。

  那是母亲的味道,无法复制,只能思念,目光里,那是糖,甜到忧伤。

  母亲一直很瘦弱,

  多病,却还是吸烟。早起会咳的厉害,一边咳一边吸。那是一幅怎样的画面,今天想起,

  仍是那般清晰。母亲是坚强的女人,自己累到跪着捆稻子,依然在田里挥汗如雨。她用最娇惯的

  方式养育了我,地里的农活其几乎没做过,曾经甚至还觉得那是一份娱乐。思念的口子一打开,母亲

  就涌出来。那么多回忆冲出我的脉搏,红到满脸。那是思念的血液,在激荡啊。求学,让我和母亲相处的日子,那么短,那么短......如果,我知道,母亲,走得那样匆忙,我会放弃求学,多一日也好,

  多一刻也行。

  陪伴有时是如此重要,因为那会是他年最暖的记忆。想到这里,突然想到小时家里的猪,那么淘气,经常跳出猪圈,我便和母亲四处寻猪,焦急而快乐,焦急是得四处找,快乐是牵着母亲的手。

  记得一次,家里养了两只小猪,每次傍晚喂食,小猪总是看天。我问母亲,猪在看云吗?母亲说对呀。猪也会看云的。看天上的云变来变去......母亲的笑声里藏着一种女人的特质,而那时

  我并不知晓,那是浪漫。还有豆角花的故事。我特别喜欢豆角花,紫色的那种,细碎而小巧,我问母亲,

  这豆角就只开花不行吗?不要结角。母亲说,只开花不结果,豆角会遗憾的......遗憾,我此时的记忆是如此零散。我努力拼凑曾经的点滴,却无法完整。

  于母亲,我是如此遗憾。凌乱的书写过去的点点滴滴,

  于指尖心上。那思念是糖,甜到忧伤。我在甜甜的忧伤里打滚,一放手,那疼到心的血液就

  四处疯逃。思念,不是你想躲,你不要就会安静的走开,那些千万不要的事,只有人人做过了,

  才会淡淡隐藏......

  文字/轻舞嫣然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