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作文大全 > 初中作文 > 黑(一)

黑(一)

推荐人:奇异果 来源: 奇异笔记 时间: 2020-12-11 阅读:

  吴清。吴清……你说的永久,这便是你说的永久吧。

  我看着你上了飞机。

  你拖着大大的行李箱,戴着墨镜口罩,独自走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你压低帽檐,高高的玻璃露天窗把你的侧影打碎在地面上。我握紧手中的手机,抬起手拨通你的号码。我看着你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看向屏幕的你的身影一瞬间僵住了,你迟疑了几秒,接通了我的电话。

  你在哪。我这样问你。你沉默了一会儿,平静的告诉我你在发布会现场,而后又故作掩饰的告诉我最近新片要上映了,你作为主演不能缺席。

  我淡淡的说好,问你要不要晚上一起吃饭,我给你做。你说不用,晚上你要待在剧组,告诉我最近几个月我可能都不会见到你了。

  你和叮嘱几句后你直接的挂断了电话。我看着你的背影消失在我视线尽头,慌慌张张的样子像是怕我揭穿你的谎言。我无声的笑了。

  吴清啊吴清,枉你我自幼相识,这十八年,竟换不回你一句真心。

  你说你想当演艺圈最闪耀的星,我就求父亲在你刚出道时就捧红你,我尽我所能让你快乐,不让你知道父亲就是公司董事长,可你自从长大后何曾像儿时般温柔对待我。你再也没有叫过我一声潇潇了。

  顾潇,你真是个傻子。你明知他喜欢那个女人,你却还死乞白赖的不放弃,心里暗自不去相信。你的真心便换回这一切。也是,在他的心里,你除了空有美貌,一个不错的脑子,还有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刚想走,一个人把我拽住了。

  潇潇?你怎么在这?我抬头,看到了白炼正举着手机对着我拍照。

  我来送个人,你拍我干嘛。我皱眉看着他。

  白炼是我十六岁那年认识的一个男孩,他父亲是我父亲合作公司的董事长,在一次聚会上我和白炼相识。当时我觉得聚会无聊,便一个人跑到泳池边脱掉鞋子踩水玩。正玩的开心,一只手忽然从水里伸出来,抓住我的脚,我连惊呼都来不及就被他拉到水里,刚张大的嘴里涌满了水,我被呛得无法呼吸,在水里乱扑腾,慢慢沉下去。一个人从下面揽住我的腰,按住我的后脑勺,一个柔软的唇贴了上来,在水中撬开我的牙,空气就灌进了我的嘴里。

  我紧紧抱住你,索取着你嘴中的空气。直到你把我抱上岸后我也惊魂未定的没有松手。直到你在架子上拿了条浴巾给我裹上,把我抱着放在躺椅上,你发间的水滴到我脸上时我才反应过来,抬头看你,你的脸离我只有一指宽,嘴角上扬,似乎十分愉悦的对我说,还不放手。

  我赶紧放开了我的手,等到他站直身子,我忽然想起了之前一幕,立马从躺椅上弹了起来,冲他叫道,为什么把我拽下水。谁知身子刚站起来就一软,朝着旁边倒去,他一伸胳膊把我拉到怀里,眨了眨他那狭长的桃花眼,问我是不是要一直这样躺在他怀里,我低下头,看到湿透了的白色长裙贴在身上几乎透明,用力推开他然后裹上浴巾待在躺椅上瞪他。

  他走过来蹲下,伸出手擦去我脸上的水珠,最后停在我的唇边,对我说,真是个小野猫,都不知道留一点空气给他,让他差点闷死在水底了。

  我脸一红,忙移开我的视线,他低低的笑了,嗓音很沙哑磁性,和吴清的清亮完全不同,他半直着身子,凑近我的脸看我,点点头说,长得真不错。而后忽然捧住我的脸,吻了下来,炽热的呼吸打在我的脸上,我被憋得差点无法呼吸,和他争夺起了嘴中的空气。他顺势把我压倒在躺椅上,和我吻了起来。

  许久,离开了我的唇,伸出舌头舔干净我嘴边的银丝,又在我嘴上轻啄一下,搂着我让我暖和起来,笑着和我说,顾潇,你好,我叫白炼。

  后来,我们就认识了,他告诉我他那天是故意知道我不会游泳拉我下水的,就是为了能吻我一下。他还告诉我,其实很早以前我们就见过,只是我把他忘了。

  再后来,我就习惯了他每次见面时的吻,有时热烈,有时温柔,有时绵长。只是我的心中从不把他的吻看做是恋人间的爱意,因为我的心里只装着一个人。吴清。

  白炼指了指他身后的行李箱说,老头让我去签份合同,我走之前本来想去看看你的,结果没时间,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了,我这次签合同大概一个周左右,为了避免我想你,我就只好把你装进手机带走咯。

  我忍不住笑出来,说,认识你五年了,还这么贫嘴。

  他把手机装进口袋,一步步的慢慢凑近我,眯起眼睛说,那你不准备跟我说点什么吗?

  我刚开口想说一路顺风,他的脸就贴了过来,在我没反应过来时轻轻一吻,把我的话堵在嘴里。帮我把耳边碎发捋后去,摸摸我的脸,刮了刮我的鼻子说,我走了潇潇。回来给你个惊喜。

  我挥挥手让他滚,自己一个人沿着来时的路走了回去。走到停车场一辆黑色保时捷旁,司机下来拉开车门,我坐了进去,司机对我说,小姐,老爷刚打电话让您回一趟顾家庄园,您看你是回您的别墅还是庄园。

  我想了想,说,回庄园吧。车缓缓启动,我看着窗外风景,拿出手机,看着我和吴清的聊天记录,一分十八秒,在心里冷冷自嘲,顾潇,十八年了,你也该回头了。心早被伤的千疮百孔,我给吴清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分手,以后不要再见面了。然后想着他下飞机后看到这条短信的表情,忽然心中十分舒畅,也许我早就不爱他了。

  十八年,也是该结束了。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