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作文大全 > 初中作文 > 月光

月光

推荐人:奇异果 来源: 奇异笔记 时间: 2020-12-11 阅读:

  引子

  你,踢蹬着你那四只无力的爪子,闭着眼睛,本能地寻找着你母亲的奶头,好不容易寻找到了,一含住就畅饮起来……你是一只的狼崽,在你的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二,你是最特别的一只,你的毛是银白色的,但这也就意味着你是一只狼,一只勇敢的狼,这是命中注定……

  第一章遭到首领的厌恶

  不知何时,你已经张开了你那海蓝色的眼睛,像海洋,像天空……可惜不会有狼注意你的眼睛。你的母亲紫罗兰欣喜地舔着你和你的兄弟姐妹,当目光落到你的毛发上的时候,眼中透露出恐惧,但还是轻轻的舔了你一下,你的兄弟姐妹中有棕色,有灰色的,但仅有你是白色的。狼很迷信,特别是哈克狼群,他们认为白色的狼是遭诅咒的,会给狼群带来厄运。

  是时候带狼崽们去见首领了。母亲想。你的母亲领着你和兄弟姐妹从山洞走出来,直径走向首领哈克。当看到狼崽时,哈克平日的威严一扫而光,变得像位慈爱的父亲。狼崽们屁颠屁颠地向狼王跑去,争先恐后地蹭着哈克。“呦一一”哈克高兴的叫着。哈克一个一个的嗅着狼崽,当哈克见到你时,深邃的目光变得惊恐,变得凶恶,恶狠狠的朝你咆哮,张开血盆大口凶神恶煞的朝你咬去,你本能的躲开,发出奶声奶气的呜咽。这很委屈,你天生就长这样,不能怪你呀!首领怎么变的那么快呀!刚才还很温柔,现在就……你天真的想着。“嗷呜一一”母亲仗着自己是狼群里狼王最受宠爱的母狼,凄惨地为你求饶着。狼王轻蔑地呼了一口气,转身就走……

  第二章你的兄弟姐妹

  你的母亲生下了5只小狼崽,最小的也是最脆弱的小公狼一生下来就死了,剩下4只小狼崽。老大是公狼,因为是棕红色的,所以叫烈风。你是老二(公),你是银白色的,你的母亲给你起了个名字叫银魂。老三是母狼,是棕色的,叫月冥。幺女是灰色的,叫茉莉……

  第三章真正的亲狼

  你长大了,不再是那只嗷嗷待育的小奶狼,你的哥哥烈风已经跨入大公狼的队伍,你也差不多了。若不是身上那身银白色的皮毛,你会成为哈克狼群中最受欢迎最英俊最高大的公狼,可惜小母狼一见你就惊恐的躲开,“嗷嗷!”你别过来,我可不想倒霉!求求你了。你失望极了,心里很难受,狼也会伤心,你几乎快流泪了,不不,你不该流泪的……你知道你白色的皮毛被认为是遭到诅咒的,你一靠近哈克,狼王就会狠狠的张嘴朝你咬去,如果没有咬到的话,老狼王就会用尖利的爪子厌恶推开你,然后一甩蓬松的大尾巴扬长而去,每次都是虚惊一场,只是被咬掉一丛毛。公狼嘲讽你,母狼厌恶你,没有一只狼愿意靠近你……

  除了母亲、哥哥烈风和妹妹茉莉。就连月冥也不喜欢你这个哥哥,不愿靠近你。但每次你被咬,带着失望回家后,母亲总是温柔地舔着你的伤口,哥哥也舔你的额头和耳朵表示安慰,妹妹用柔软脆弱的耳朵蹭你结实高大健壮温暖的身躯,嘴里发出“呜呜一一”的声音,那一刻,你觉得你有一种错觉:你成为了世上最幸福的狼……

  第四章敬爱的母亲……去世------永远存在的伟大的母爱

  你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母亲离开你的那一天。那一次狩猎,母亲被该死的驯鹿那致命的蹄子踢中了,很不幸,正中心脏……你忘不了:曾经对你那么温柔,从不嫌弃你白色皮毛的母亲现在无力地躺在地上,眼神那么恋恋不舍、含情脉脉,母亲直直地望着你,那眼神让你心碎,让你心痛……良久,母亲本无力睁开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你知道,它走了……你舔着母亲的眼皮,不想母亲死不瞑目,然而,这个表情变成了永恒,母爱的证明,那是永恒般的刹那,母亲临死前还担心你身上那白色皮毛给你带来的麻烦……

  你不停的用温暖的舌头舔着母亲早已冰冷的身体,良久,你抬起头望着繁星满天的天空,哀嗥起来,刺耳难叫,悲痛凄凉:

  母亲啊母亲,

  请您安心地走吧!

  别再担心您的儿子,

  我长大了!

  安息吧!

  您扭曲的身体和死不瞑目的表情已经说出了您的内心,说明了母爱,也证明了一切!

  您的儿子已无所畏惧!

  但我永远是您的小狼!

  无论何时呵地!

  作为您的儿子我真自豪!

  啊!

  母亲母亲!

  你该安息!

  ……

  第五章致逝去的母爱

  你准备守着母亲的遗体一夜,你抬头望着惨白的月亮,月光洒落在你和母亲身上,你的白毛似乎闪闪发光,那你没注意这些,你还沉浸在失去母亲的悲痛中,母亲的身体也散发出母性的光怀与母爱的光芒。你开始举起长长的吻,你绝望地闭上蓝色的双眼,对月亮呜咽般地哀嚎起来,直至冰冷的夜露湿透了你的毛发:

  母亲!

  请安心地走吧!

  请安静的去那没有病痛的天堂!

  我也不知道是否已经接受了您离去的事实!

  但失去您的痛却将我永远地在震惊里,

  您甘甜的乳计仍在我舌尖,

  我又想起您温暖的胸膛,

  紧紧将我搂在怀里,

  当你躺在您的怀里,

  多有安全感,没有危险,没有伤痛,没有冰冷,

  什么也不用担心,

  您永远不会背叛我,

  您的心跳还在我的脑海、胸口、心中回响!

  多么想再让您温柔地舔舔我的耳朵,

  可惜也许没机会了,

  这一别是永别吗?

  不!

  我们还会相见!

  在天堂相遇……

  母亲!

  到那时候我们在天堂的小路上肩并肩的散步、小跑好吗……

  母亲!

  再见!

  -----致逝去的母爱

  第六章老哈克下台,大公狼疾风成为新狼王

  今天,等待时机等待了很久的大公狼疾风成为了新狼酋。那只野心勃勃又狡猾的大公狼在大家饱餐了一顿鹿肉后,在草地上休息,毫无警戒心的时候,突然跳出来向老狼王宣战,老狼王双目圆瞪,震惊极了。虽说它早就做好了下台的准备,它知道它老了,老子连毛发都失去了光泽,力量正从它的爪掌缝、利齿间流去,但是这突如其来的挑战还是让它不知所措。哈克瞪着一双疑惑的双眼,仅愣了几秒就狼狈的向深山跑去。疾风的肌肉很发达,透露出雄性的魅力,而且这家伙还在生命的巅峰时期,凭着他这一把老骨头是不可能跟他硬拼的。落毛的凤凰不如鸡。与其窝囊的在群里当个谁都能欺负的最低贱的草狼,还不如到深山中去过当孤狼的生活。哈克想。

  “呦呦一一嗬一一”疾风欢呼着。众狼也跟着嗥起来。狼们一个接一个的向新狼王躺下,露出暴露脖颈,以示对新狼王的信赖与臣服,接着新狼王会舔舔它们的脖颈,这是狼族中新一代狼王产生后一定会举行的古老仪式。你虽然不服气,但是还是完成了仪式。说实话,你不喜欢这家伙,你与其他公狼一样,从小就立志想当狼王,所以你极不服气。

  远处传来几声悲哀的嚎叫,你知道那是老哈克的叫声,他的好生活到此结束了……

  第七章短命的疾风!

  你真是越来越讨厌在疾风狼群(哦,现在疾风成为狼王,所以哈克狼群也要改名为疾风狼群了)的生活了,你最讨厌的是那个短命的疾风!一说起他来你就来气,每次想起他你就要咬牙切齿地用尖利的爪子磨起地面来,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马上冲出去咬它个灵魂出窍。每次你发怒的时候,总会吓到从地下小心翼翼探出头来的地鼠,地鼠一见你那庞大的身躯,吓得马上一头钻进地洞里面去……

  这家伙真是让你反胃作呕。哈克还是狼王的时候,他对狼王阿谀奉承,唯恐马屁拍的不够好,狼的眼白面积很大,瞳孔很小,转起眼珠就几乎只剩眼白了,这家伙拍马屁时翻起白眼,头埋进爪子底下,顺从的趴在地上,不停的露出最容易攻击到的、脆弱的颈侧的动脉血管,让狼王舔他的动脉血管,表示对他的臣服,直到狼王不耐烦的悻悻地甩几下尾巴,他才退去。原来这阴险狡诈的家伙早有计划!现在他都变成另一副样子了!让你不得不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同一只狼!现在它高傲得像位王子,如果有狼见到他走来没来得及或是慢了一点躲开让路,那就不得了了,他马上气得七窍生烟,好像被掘了祖坟一样生气,哦不不不,在狼族里没这一说法的,应该说是比明目张胆、天光化日下被抢了鲜嫩的羚羊肉,被侵犯了尊严,被鄙视,还生气,毛都直直竖了起来,“炸毛”了,身体好像膨胀了一倍,变成了一只巨狼,凶狠的朝那只狼咆哮。“嗷!”你的眼睛出问题了吗!没看见尊敬神圣的狼王,朝你走来吗?你竟然不懂得让道?!不想在我的狼群里待下去了吗!这家伙竟然会一直大吼骂到那只倒霉的狼瑟瑟发抖后,用尖牙利齿狠狠的咬那只狼几口后才解气,气呼呼的离去。那只倒霉的狼身上出现好几个血洞,谁让疾风是狼王呢,倒霉的狼愣头愣脑的站着,委屈的就像一只玩游戏玩输了的一只狼崽,天哪,比咬冤家咬仇狼还狠哪!不不不,咬仇狼他一定会更狠!听到那些夸张的形容词,你生气的都快“冒烟”了。你都为那些倒霉的狼打抱不平。如果有狼召集狼来打败那只该死的疾风的话,你一定自告奋勇去咬到他尾巴夹在两腿间,咬得他连狼爹都不认得!

  都说狼们都随狼王,狼王怎么样,他的子民就会怎么样,狼王跟他的子民的性格是一模一样的。疾风刚当上狼王就这样残暴,当久了还怎么了得,如果狼都这样残酷、凶残……伟大的天狼星啊,你真是不敢往下想了……

  第八章底线

  你再也受不了了,残忍的恶狼疾风挑战了他的极限,触犯了你的底线。

  这天,一只黄毛的公狼(姑且叫他黄毛公狼,传说中的狼里的路狼甲)见到了这一幕,准确的说是你和黄毛公狼看到:那只奴性十足、最低级的欧米茄努努竟蹑手蹑脚、贼兮兮地来到疾风身前,它“垂涎欲滴”,这家伙天生就有一种怪病,嘴巴永远合不上,那恶心的口涎永远在他嘴巴里,欲滴却未滴。努努的尾巴顺从地紧紧夹在两腿间(实际上这低等的东西每天都是这个状态),“谦卑”地露出动脉血管,嘴几乎全埋在泥土里面了,你甚至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呼吸的。良久,等到狼王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后,表示默认他靠近,他才把嘴从泥土里抬起来,继续“卑微”地舔着狼王的毛发,家伙虽然长得丑陋,但也是有智商的,他想通过讨好狼王来提升自己在群里的地位,他实在是太低级了。谁知道,他的舌头刚碰到狼王,狼王却火冒三丈,受惊的跳了起来,好像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不得了的事情。“嗷!”我默认你靠近,也没有默认你可以给我舔毛啊!你这低级的东西还想给我舔毛,你配吗?!你是不想活了吗?!疾风开始张开大嘴朝他咬去,努努整只狼都愣了,眼睛瞪得很圆,这是自然反应啊,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心狠毒辣的狼王连皮带肉咬下一大块,努努下意识地跳开,哀号着,呜咽着像一一只小狼般求饶,疾风却没有半点怜悯和同情,简直连一点反应也没有,明明大狼不记小狼过,但疾风这是往死里咬啊!你不是那种婆婆妈妈,感情脆弱的狼,你跟这种狼根本不沾边,你是被疾风气的,肌肉紧绷着,仿佛随时冲出去和短命的疾风拼命,争个你死我活,但理智还是控制住自己了……

  你的底线是:谁也不能伤害你的亲狼。“让路事件”你忍了,努努的事你忍了,你忍了一次再一次,这次你再也不能忍了,疾风根本不讲理嘛!你再也不能让疾风这样嚣张下去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收拾完努努的疾风(你实在是不愿再用狼王来称呼他了,他不配当狼王!狼族历史上,从来就没有过这么残暴的狼王!)还在生气,却突然感觉到有点饿,好像刚才的生气让他消瘦了。他突然看见烈风正准备把刚刚捕到的肉少得可怜的野兔给他的妹妹也是你妹妹茉莉吃,突然,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疾风猛的撞翻了很强壮的没有他强壮的烈风,一下子把野兔抢了过来,看都没看烈风和茉莉一眼就狼吞虎咽起来,茉莉眼睁睁的看着肉本来就少的野兔被他吃着,眼神透露出悲伤,希望能分一杯羹,当野兔被吃得干干净净,一滴血也不剩的时候,茉莉朝天哀嚎一声后竟饿昏过去了(距离上一次狩猎已经好长时间了,茉莉身子虚弱,根本就抢不到多少肉,仅仅勉强吃了几口,烈风才抓了一只野兔给他的妹妹,可惜又被疾风抢走了……)。刚好看见这一幕的你再也忍无可忍了,一下子“飞”了出去,像离弦的箭,像脱缰的野马……一个白色的“闪电球”狠狠地撞在还沉浸在野兔的美味中的疾风强壮的身躯上,疾风没防备,被撞出好远。那是你。“咳咳!”疾风被飞扬的沙土呛到,不停的咳嗽。他终于缓过来,但你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和时间,又咬了他一口。他晃了晃头,像是要把脑子里其他的事情都抛出去,他终于看见了……看见了努气冲冲,眼睛冒火,摆出攻击的姿势的你……大战一触即发,他飞奔过来,用坚硬的狼头打你一记漂亮的右勾拳,你咬它一口,他抓你一下,实力不分上下……极久极久,你和他身上都伤痕累累,你却准备停战了,即使打败他又怎样呢……就算你当上狼王又怎么样呢,整个狼群的狼都厌恶你,不知情的狼可能还以为你是个不自量力、鸡蛋碰石头的傻狼……你喘着气和他对视良久……终于停战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夜幕快降临了,夕阳西下,好一副美景。“呦呦”你柔声叫着,示意妹妹跟上你,不知道什么原因,疾风并没有因为你无理的条件而驱逐你,是你自己要离开的,你在这里生活不下去了,你要离群出走了,即使这是你出生也是成长的地方……身后传来哥哥烈风连绵不断的叫声,叫声里含有挽留的意思,你的心中涌起一阵暖流,是的,狼也会感动,但你去意已决……你踏着暮色,向远方走去……

  第九章开始流浪生活一一偶遇哈克『曾经的荣誉』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岁月带走了曾经的美好回忆〗

  远方传来的哥哥的嚎叫的声音越来越小,你甚至没有回头,直到你灵敏的耳朵再也听不见……但那叫声已让你刻骨铭心,它在山谷中回响,在你心中回响……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洒落在你苍白的脸上,你的脚步愈加愈坚定起来……

  这已是你带着茉莉在深山流浪的第五天。你万万没想到,没想到你会遇到老哈克,他竟然还活着……那位曾经在你出生之前就已经当上狼王很久的狼。但关于狼王的一切,那曾经的荣誉,早已变为回忆,甚至再次当上狼王的希望早已破灭,化为泡影,现在代替他的已是那只暴戾的疾风……

  杂乱不堪的皮毛,瘦得皮包骨头,骨瘦如柴,眼神里充满绝望和悲痛欲绝,如此沧桑的容貌,不是哈克,是何狼?那你迟迟不肯确信这眼前的一切,毕竟这来的太突然了,你没想到会再次遇见他一一哈克。那两腿动物的口中流传着一句话: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而狼却很不屑这一句话,狼更多的时候还是相信自己的耳朵和鼻子。现在你宁愿相信你的鼻子,气味是动物的身份证嘛。你开始耸动鼻子,作嗅闻状,让鼻子帮你确认真假。现在你终于相信了,千真万确,你眼前的这一匹狼就是老哈克。你愣头愣脑地打量着老哈克,他现在已经完全失去那副昔日狼王该有的样子了,和之前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你望着这只不知让你感动还是讨厌的狼,突然,你竟恍恍惚惚地从它身上看到了母亲的影子,你甩甩头,提醒自己:都过去了……看到你好像很开心似的,哈克竟然朝你摇了两下尾巴,“呦呦一一”他兴高采烈的朝你叫了两声,不知是向你打招呼,还是乞求食物。你脑子里一片空白,这一只狼曾经是最看不起你的啊……你有点纠葛,不知要不要回应他。“嗷一一”最后你还是出于“礼貌”(或许狼与狼之间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东西)回答他了。它就像一只狼崽突然变得活蹦乱跳……你倒吸一口冷气,目瞪口呆,这一点也不像哈克啊,所以他当狼王的时候……你轻叹一口气,是的,狼也会叹气,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他也会变,变了很多……他竟像一个叫花子一般、厚脸皮的要起食物来了。你蓝色的瞳孔里透露出惊讶和震惊,你看到他灰色的眸子有一丝无助……你终于受不了了,转身就走,再也瞧不起他了,你歧视他,一只狼,一只当过狼王的公狼,一只孤僻而高傲的狼,不应该这么死皮赖脸的祈求食物,虽然你知道,这都是被生活逼的……

  要想生存下去,就得不惜一切代价……

  第十章坎坷的流浪生涯一一勇斗蟒蛇『与死神擦肩而过』(一)

  〖当死神靠近你,你就靠近死亡,但死亡并不是狼生的结束,它只是生涯的完成。〗

  你蜷着腿,身子缩成一团,突然,你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现在还是黎明破晓前的黑暗,你朝妹妹的方向望了望,可惜看不见,茉莉应该睡得很好吧,但你却不是,你几乎每次睡觉都辗转反侧,你又将头转回来,轻叹了一口气,回想往事:自打离开狼群后,你们每顿都吃不饱,最多混个半饥半饱。今天睡觉前,你听到那发狗瘟(狼最讨厌的是喜欢吃两腿动物嗟来之食而成为两腿动物“行尸走肉”的奴隶一一狗,他们没有自由,狼认为它们看到主人后那副尾巴摇得像螺旋桨一样,甜腻赋的样子非常恶心,让狼反胃,所以这句话也变成了狼最狠的脏话)的猫头鹰不停发出怪声,让本来就阴森的山洞增加了几分恐怖的气氛,弄的狼心惶惶的。而你现在还没到清晨,在狼嗥还没有打破黎明的宁静时,就醒了,这实在是反常,你甚至都预测到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饥肠辘辘的你带着茉莉出去打猎了,或许是你今天的运气不好,你连只兔子都没看见。你心烦意乱,这也就更嗅不到猎物的味道了,你几乎在不停的兜圈,茉莉也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你在河边喝水时,你通过清澈的河水,看见了自己的样子,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啊……你已从那只嗷嗷待哺、懵懂无知、不懂事的小奶狼,为了一只高大英俊、成熟而老练的大公狼了……妹妹的惊嗥声打断了你的思绪,把你从幻想中拉回现实,你飞奔出去,你已经失去了母亲,你不愿再失去妹妹……

  它,弯曲着脖子,眼睛闪着凶光,“咝一一”发出恐怖的声音,快速吐出鲜红的蛇芯子,那两个尖利的牙齿似乎泛着冷光……你的妹妹看见它就像躲避瘟神一样躲避它,猛地跳了起来,双方紧张的对峙着……你怔怔地看着它,吓出一舌头冷汗,你甚至听到了死神的召唤,它就是可怕的恶魔!不,是面目狰狞的死神!你的第一反应不是逃跑,而是去面对,如果你逃跑的话,那你就不是一只驰骋猎场大公狼,而是一只兔子!悲欢离合,你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了,你早已磨练出一颗独立坚强冰冷勇敢的狼心……你冷冷的望着它,你露出一口锋利、让草食动物不寒而栗的狼牙,“噜一一”从喉咙发出一连串刻毒的诅咒声,龇牙咧嘴地朝它咆哮,你的目光从来没有那么冰冷,你奔向它,准备进行一场厮杀……它弓着脖子的,身体呈S型,它的身体柔软而有韧性,突然,它冷不防的闪电般、旋风般的冲过来……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发狗瘟的!它一上来就使用它的绝招一一死亡缠绕!它用长长的身体把你五花大绑起来,你想从它死亡的“怀抱”里挣脱出来,来不及了!像突然念了魔咒似的,骤然,缠紧了!你的心顿时冷凉了半截。不!你要活下去!“活下去”在你心中回荡,你终于爆发出生命垂危、危在旦夕时的惊狼的力量。你死死地咬住蛇脖子,再也不松口!它越缠越紧,你也越咬越深,现在就靠你的毅力和耐力了。你头晕眼花,仿佛看不清东西了,你的眼前发黑,脑子一片空白,这,是要死了吗……终于,蟒蛇突然像一根烂草绳一样突然脱落下来,你也像坨烂泥巴一样瘫软下来,但是与蟒蛇不同的是,你,还活着。活着就好啊!你知道,你刚才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与死神擦肩而过了,但死神究竟没有夺走你的生命,或许上天觉得你这条性命还是有价值的,你差点就死了。你浑身发软,无力的躺在地上,猛喘着,咧嘴吐出舌头……你与茉莉风卷残云般地吃下,哦不,是吞下(怪不得有狼吞虎咽这个词,狼吃东西的速度比虎还快,排在虎的前面)鲜美的蟒蛇肉,你们很少能吃到这么饱。血腥味有可能会引来其他更强大的肉食动物,快点把食物吞进肚子里才是最安全的方法。这条短命的蟒蛇已经成为你的口中餐腹中食了。你感到疲惫,但同时也感到深深的满足感。你和妹妹小憩一会儿后,就准备回山洞了……

  偏偏在回山洞的路上发生了一件让你忧心如焚的事情:那是一片灌木丛。天有不测风云,密密的灌木丛下面有着两腿动物放下的捕兽夹。你听见茉莉的哀嚎声后,马上飞奔过去,不管你多么累(心好累)。你赫然的见到了被捕兽夹夹住左前爪的妹妹,你抽动耳朵,听见远处两腿动物的吆喝声和他们的奴隶的狂吠声,翕动鼻翼,你闻到它们的味道。你急切的让妹妹停止嚎叫,妹妹的哀嚎声戛然而止。你焦躁不安的在原处兜圈,有几次都想咬下去,但是还是狠不下心来。一条狼命重要还是一只爪子重要,这恐怕是傻狼都会做的选择题。那吆喝声越来越近,你咬着牙,闭上眼睛,狠下心咬下去……你与妹妹飞奔回山洞,一开始妹妹还不习惯用三只爪子来跑步,后来就好一点了。两腿动物现在才赶到,看见并没有猎物,气恼得跺脚:“发酒瘟的!劳资刚才还听见狼叫声,狡猾的狼!咬掉爪子就给老子跑了!不!这怎么可能是狼!明明是狐狸精!简直就是狼精狼妖狼魔狼仙狼神狼圣狼鬼!”你竭尽全力的跑着,任由两腿动物满腔怒火地侮辱你、骂你……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