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的婆娘(二)

推荐人:奇异果 来源: 奇异笔记 时间: 2020-12-11 阅读:

  

  转眼两年过去了,又是一个晴天,我伸了伸懒腰,恩,去找娘亲玩。

  我边走边蹦的去娘亲那屋”你个没良心的!好啊!好!“啪!花瓶碎了的声音和娘亲的咒骂声钻进了我的耳朵,难受极了,我赶忙进屋,看见娘亲气的瘫坐在床上,爹爹坐在椅子上,头扭向一边,我见此连忙裂开小嘴”嘿嘿嘿,爹爹和娘亲是在玩生气的游戏嘛?我也要玩嘿嘿,我生气啦!“两个大人见我这么一闹,便也不气了,爹爹抱起我亲了我一口,说了我一句鬼精灵,然后出门办事了,我跑到娘亲跟前,问她怎么回事,娘亲只点点我的额头,便什么也不说了,本以为会相安无事了,结果那天邻家的婆娘的到来倒是给我不小的打击。邻居家的婆娘染了头发,梅红色,妾一样,然后还是拥开我家的门,与娘亲寒暄,笑意却不达眼底,她甜甜的开口道,二哥他回来了么?娘亲像没看到她脸上的讽刺一样“你二哥在屋里呢,你有事的话就去主屋找他吧!”那女人边走边嘟囔“哼,我二哥他都不喜欢你了,臭黄脸婆,那个女人比你漂亮多了!”我看着她那美丽的脸蛋就快扭成麻花了,心里大快!抱上几本书当当当埋头向她冲去,砰!“哎呀,那只狗挡了本姑娘的路!娘!娘!咱家的大黄撞我!呜呜呜!”我一边装哭,一边瞄着那女人的脸,我心里哈哈大笑,脸都气的要绿了,哼,让你以后在我家撒野,我又提高了嗓音“呜呜呜呜!”“哎呀,香儿怎么撞到了!来,婶婶扶你起来。”哼,死婆娘,撞死你,哈哈!只是,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不喜欢我娘亲了,哪个女人,这个婆娘一定知道什么。“呀,是婶婶呀,香儿知错了,婶婶不要告诉我爹爹,呜呜呜……”我抬眼一瞥,看见这个婆娘秀眉微皱,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很漂亮,但是漂亮的外表里却是丑陋的,一想到这我就恶心“婶婶不会告诉你爹爹的,放心吧,香儿去玩吧。”她尽量温柔的跟我说话,哼,这就快装不住了吗,我甜甜的应了一声,跑到她看不见的地方躲起来,她是要找爹爹嘛,我倒要看看这个婆娘要抽什么风!我放轻脚步跟在所谓婶婶的后面,她好像很着急,脚步紊乱,手紧紧地抓住衣角,我心里生疑,她和爹爹有什么事情要说吗?我躲在柱子后面,吱呀,"你来了。“雄厚的男音从房间飘出,恩,没错,是爹爹,他们认识?”是啊,我来了,呵,来杀了你!““你以为你杀得了我?别太高看你自己,弟媳儿!”最后那句弟媳儿父亲好像用尽了全部力气说出来似的。”哼,别得意太久!“啪!重重的关门声,也给我的心重重的打击,杀了爹爹,这个女人!我攥紧双手,满眼怒火,跑去找了轩哥哥。”轩哥哥!轩哥哥!轩哥哥!“”呀,是香儿呀,轩儿他没在家,明儿你再找他玩来吧。“”那好吧,谢谢婶婶。“然而我不知道的是,阮轩就在屋里看着我进来,看着我走。然而这是后来,那个女人死之前告诉我的。阮轩场景”阮轩,出来吧。女人,她爹果真和你同流合污。“”呵呵呵,我骗你作甚,真是好笑哟,喜欢上了个仇家的丫头,要不是还没得到你那块玉,你以为我还会留着你?呵呵呵呵“女人走了,阮轩的心里如翻江倒海,难以置信,惊恐一瞬间涌上他的心底。

  阮轩场景完我很失落,我不知道该告诉谁,只能回到自己的卧室,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醒来后发现自己在输液,娘亲说我昨个受了风寒,唉,心病难医,输完液,刚好晚饭,晚饭是猪肉炖粉条!想想都流哈喇子!“来,宝儿,吃肉咯!”我蹬蹬蹬的跑去主屋,夹起一块肉就扔进了嘴里,哇!这简直是,简直是太香了!我刚要咽下,只听见一声“哟,二嫂今儿炖肉啦,怎么不叫我也过来呢,呵呵,馋死我了!”我皱皱眉,刚要咽下嘴里的肉,那女人就坐到了我面前,夹了块肉,塞进嘴里,我正想着怎么把她赶走,她又给我夹了块”吃呀。唔。“我猛然抬头,看见她满嘴流油又鲜红的嘴唇一动一动都,好像红色的大蠕虫般有规律的蠕动,恶心!恶心!“娘!我去后边喝水!”“哎呀你个孩子,又喝凉水……”听着娘那声音越来越远,我一个没忍住,呕!噗……呕!恶心,这界上怎么有如此恶心的人!我咒骂到:“臭##!”早不化妆晚不化妆,掐着点来恶心我的吗?唉,以后都不想吃这道菜了,我无奈的走了回去,”香儿,快来吃饭呀,真香呢“听见她的声音,我胃里又开始翻江倒海,呵,这女人,是来报复我昨天撞她么,”婶婶,我吃饱啦,我出去玩啦!“我去找阮轩,结果还是没找到。接连四五天,我都没有看到过阮轩,是在躲着我吗?这是怎么了?下雨了,我肚子跑去了后山,看着那满山的蒲公英被水滴一株株的打落,心里感慨万分,我明明还是个孩子,为何要承受这些,若重来一世,我宁愿生在个普通人家,安逸一世。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