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星九月天 番外篇3

推荐人:奇异果 来源: 奇异笔记 时间: 2020-12-11 阅读:

  第17章

  ——愿意用一支黑色的铅笔画一出沉默舞台剧

  ——灯光再亮也抱住你

  ——愿意在角落唱沙哑的歌

  ——再小声也都是给你

  ~~~~~~~~~~~~~~~~~~~~~~~~~~~~~~~~~~~~~~~~~~~~~~~~~~

  九月的儿子从十年后穿越而来,告知九月如何复活的方法,从他带来的水晶球中,众人得知,原来当初九月肉身虽然被毁灭,但是灵魂却穿越到九千年前,得到古悉兰皇帝的能量,成为“真神”。

  为了让九月复活,没有异能的众人齐心协力在一年之内加紧锻炼,一年后被分配到异世界寻找失落的黑月铁骑。

  众人找回失落的黑月铁骑后,九月终于成功复活,醒来后不见琉星和十月,众人告诉她,十月和琉星为保护水晶球被平安送回,和三皇合体对抗时被打伤,两人现在昏迷,在床养伤。

  ~~~~~~~~~~~~~~~~~~~~~~~~~~~~~~~~~~~~~~~~~~~~~~~~~~

  “我去看看他们。”九月动了动身子,准备下床。视线在接触到门口那双熟悉的眼睛时,身体突然颤了一下。

  十月跑过去,顾不得什么,一把抱住九月,紧得让她透不过气。

  空气似乎在刹那间凝固住。二月刚想出声,Q博士示意了一下他,众人见状主动离开房间,留给他们独处的时间。

  九月如鲠在喉,倾身抬手圈住十月,埋首在他颈窝处。

  那些曲折的心事,在重逢之日,九月和十月只是拥抱,沉默着,抿于心。长达十几年的苦难与相依为命的默契,他们之间不用说什么,已经是至死不渝的坚定了。

  深情绵长,像是永不凋谢的情话。

  ……

  门外的琉星静立着,久久凝视着屋内两抹相叠的身影,眼底流淌过不明的意味。他握紧了拳,一用力,手腕处的伤口就被硬生生地撕开,生疼的滋味让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可哪里有心更痛呢?

  他心里满是涩然,却早有觉悟,虽然看到的那一刻,心里痛起来仍然是很痛的。

  琉星松开拳,悄然退去,顺着楼梯一步一步踱下去,像踱进时间的迷阵,将一切感情带过。

  如果某个时刻没能在一起,也就不必等待将来某个也许的契机。

  就这样吧,再怎么放不下,也该放下了。

  他和她的归处,不是同一处。

  ……

  两天后。

  阳光闪耀,白云洁白而柔软,天空蓝得清澈,风伴着花的清香轻轻吹起九月的发梢。她来到琉星家,敲了敲别墅大门。

  “小……雪?”开门的是包子。

  九月走进客厅,环顾了一下四周,侧头问:“琉星呢?”

  “呃……少爷他……你等等。”包子摸摸鼻尖,有点欲言又止。他走到柜子旁,打开抽屉拿出一封信,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将手中信封递给了九月,“小雪,少爷出远门了,短期之内不会回来,他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九月晃了晃神,深吸一口气,“恩。”

  九月走上二楼,打开房门时有点怅然,她的房间还是很新,看来定期有打扫,时刻等待着主人的归来。她坐下来,面向窗外望着街景发怔,过往如浮光掠影般,一帧一帧在她脑海里回放。时光仿佛倒流,又仿佛是从未走远。

  她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封,纸上只有那么短短几行:

  不知道该叫你九月还是小雪,可我想说,遇见你之后,你让一无所有的我,变得不再懦弱,怀抱梦想。

  无法当面向你传递这份心意,原谅我不告而别,原谅我只言片语,我想不用太多你一定懂。

  我决定去看更多的世界,我会过得很好,你也要很好。

  勿念,珍重。

  琉星。

  九月的唇角轻轻扬起。

  无妨。

  日复一日的平常生活会渐渐变作未来,毫不犹豫地前行便好,即使只是微弱的光芒。

  哪怕遥遥分离,也终有天能重逢。

  彼此祈愿彼此幸福如一,这是最好的结局。▏第18章▕

  ——现在,就是现在

  ——我相信我的恋人正在向我走来

  ——他正在走过下一个街角

  ——会在下一个窗口呼唤我

  黑月铁骑聚齐后,十月等人忙于重新整顿?碌骸6?旁率备粢荒旮椿睿??嘁郧奥湎碌氖滦枰???恚?虼顺?四翘煨牙醇???拢?饺酥?笤菔痹倜挥薪患??/p>

  一个星期后的某天,二月突然打电话给九月,面前大义凛然地说为了庆祝黑月铁骑重聚,决定来个大伙们的聚餐,其他人都各安排有任务了,就剩九月了。九月一口答应,但在得知只有自己去买菜时,九月感觉被坑。做饭是不难的,主要是人那么多,买菜很麻烦。可在二月的胡搅蛮缠和他的救兵一月的软萌撒娇下,九月答应了。

  “……”看着二月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七月脑门上挂下三条黑线,他忍不住替九月抱不平,“喂喂,九月姐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要她一个人去买菜,这要买到天荒地老啊。”

  “放心,我给她安排了个助手陪她买到天荒地老。”

  “助手?”

  “没错,助手!哈哈哈哈哈哈……”

  “……”

  傍晚六七点,时值超市高峰期,购物的人很多,尤其是女性居多。

  九月在前面选,十月推着推车跟在她身后缓慢前行,由于他的面容出色到让人过目不忘,于是无论到哪,回头率都一路飙升。

  九月停下来看饮料时,听到身边走过的两个年轻女孩花痴的窃窃私语。

  九月回头看他,十月正悠闲地拿着货架上的一瓶红酒查看生产日期。

  他穿着一件做旧的灰蓝衬衫,袖口微微地卷至手腕处,不光只有容貌,还有着一种谜一般的气息。这么多年下来,那种无法言喻的气质越发深刻,若有似无地从举手投足中散发出来。

  十月余光注意到九月,他转眼看她,两人眼神对视上时,九月微微一笑,并不觉尴尬,低头继续看商品。她看到牛奶,拿起又放下,手势轻柔,就像她给人的感觉,如春风般温暖。

  十月心里一软,走过去,看见九月手里拿着的牛奶,拿过放在了购物车里。

  两人并肩一路走来,九月会时不时征询十月的意见,她两只手拿着两种味的番茄酱,示意十月,“A牌偏甜,B牌偏酸,喜欢哪种?”

  十月对这方面没有太大概念,随口而出,“偏甜的?”

  当九月把偏甜的牌子放进推车时,十月突然道,“酸的吧,酸的比较开胃。”

  当她把偏酸的牌子放进去,他又改口了,“不不不,甜的好了,甜味大家都容易接受。”

  “喂!”九月眉毛倒竖。

  果然受到一记眼刀。看着气呼呼的她,他却厚着脸皮笑。他没有选择困难症,却要和她纠结半天,他喜欢这种和她一起的感觉,暗地里享受着这样的小幸福。

  两人逛了好一会,东西还没买到一半,人越发多了,而注视十月的女性们目光也直线上升。二月安排的助手实在是……买菜没起什么多大的作用,撩妹倒是很可以。

  九月抚额,终于忍不住推了推身边的十月,“十月,要不我们分开买吧。”

  “为什么?”

  “你帅。”九月单刀直入。

  “……”十月似乎也发现了自己无意中造下的孽,但这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他不服从,一个不字回绝干脆。

  她叫了他一声,“十月。”

  “嗯?”

  “你真是不可爱。”

  ▏第19章▕

  ——我曾用力地看穿真相

  ——但却盲了自己的眼睛

  ——我曾努力地留住黄昏的影子

  ——但却撕裂了黎明

  ~~~~~~~~~~~~~~~~~~~~~~~~~~~~~~~~~~~~~~~

  九月搬回黑月岛居住,但几天下来却有意无意地避开十月,终日一个人在黑月岛兜兜转转,貌似在找什么东西。所有人都看出了她的不对劲。终于某天十月拦截到她,两人相约到海边见面。

  ~~~~~~~~~~~~~~~~~~~~~~~~~~~~~~~~~~~~~~~

  这里的海的很美,皎洁无比的蔚蓝色。海浪漫上细软的沙滩,层次丰富,拍打着樵石,不时发出温柔的“刷刷”声。十月伫立在海边,任海风拂过脸颊,心潮如潮水般汹涌。他喜欢海,喜欢那种安静的心驰神往。

  “十月。”

  九月如约而来,一头柔顺长发随海风任意飘逸。空寂的大海没有别人,只有他们两个。

  十月凝视着她,眼里似有无尽的言语,“九月,我有话对你说。”

  “你说。”

  不要浪费,不要铺垫,直接点,再直接点。

  十月一晚上都在念这几个字,可他仍不免紧张,原来到了真正这一刻才感到心理建设远远不够。他暗自调整了下呼吸。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他要告诉她一句话,比他生命还重要的一句话。

  他缓缓开口,声音里有一生一次的信仰,“九月,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他想和她一起,诚实相对,没有秘密,互相信任。他握紧了手,汗渐渐湿了手心。然而好久,都没有得到回应。

  “不……”九月摇摇头,后退一步。

  一瞬间天堂,一瞬间地狱。对上九月的视线,她脸上没什么表情,他几乎停滞了思维。他不相信她的决定,苦涩着挣扎,“真的……回不去吗?”

  九月再次摇摇头,不再说话。

  他以为她不舍,他以为她仍然是心疼他的。过尽千帆,该怎么办。他不能反抗,也不能强迫,她要走,他只能放开她的手。

  “九月,我喜欢你……喜欢到总是一不小心、就相信能和你在一起的永恒……”

  从什么时候开始爱她的,他已经无法计算了,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会习惯找寻她的身影,习惯在高强度的训练时想听她的声音,习惯在外出执行任务时想念她的笑容。

  九月突然走近他,抬手拨开他额前的散发,终于看清了他眼底的表情。他的表情长时间停留在一个柔软的弧度,平静而悲伤。眼里有曲折的泪光,清澈见底,似有无尽的眷恋。

  翩翩白衣少年,与深颜色的海几乎没有过渡,对比强烈,如同一道美丽的伤疤。

  她看到了一个最真实的十月。

  怦然心动。她微微直起身子,凑近他,吻上他那几乎没有血色的薄唇。吻他的滋味一如当年,如此美好。

  意识到九月在对自己做什么,十月本能地偏头,唇和她的脸在空气中相擦而过,“不要同情我。”

  欺负他的感觉……咳,有点美妙。九月尝到甜头一下子收不住手了,整个人贴上他,吐气如兰,“我可以用别的弥补你,你想要什么?”

  换作平时的十月,早就应该察觉出九月的笑意,可是我们的十月正面临单身狗威胁,身心正经受着巨大的打击,于是智商也跟着抓急。他痛苦无比,“……我不要。”他除了她以外什么都不要。

  九月存心逗他:“不趁这个机会争取,你以后从我身上就不可能再得到什么了。”

  “我不要!”十月的火无端被她这些莫名的话勾起来了。

  “那这个呢?真的不要吗?”九月一直放在后面的右手突然伸过来,一本已经有些许陈旧的日记展现在十月面前。

  ▏第20章▕

  ——我喜欢你

  ——我像惧怕你从眼前消失般

  ——对抗着来自心底欲望的喜欢

  黑月岛重新整顿,回来后她费了好多时间才找到这本埋了几年的日记本。不是对他视而不见,她从来都知道十月的心思。她有了自己的计划,必须赶在十月前的计划。

  “你……”

  九月眨眨眼,“我怎样?”

  “……”十月郁闷到内伤,他还真不能怎么样。

  九月的态度终于软化,看着他的眼睛笑开了,“给你。”

  他敛了下心神,倾身拿起她手中的日记本,一页一页翻过去。

  他就这样,在日光里,连串起他与她的回忆。

  少女时的怦然心动、学生时代的凌云壮志,青春无敌的少年、满身光华的纯澈,经历的逃亡与叛逆、隐忍和重塑,懂事后多数人不再有的开怀大笑……关于他、关于他们,很久之后也没被时光洗得发白的那些相遇相知相守,零散而挂心,散发出无比光芒。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一个小女孩,一步一步,慢慢的,跟在一个引人瞩目的男孩身后,和他一路成长,陪他走过人生成为组成生命的最重要的段落。

  回忆是那么美好的东西,所以当年的九月才会将彼此的接触刻画在日记里,即使不能在一起,还有依靠一点东西记住,这是这本日记本的存在意义。

  到了日记的最后一页,他看到的是他画像的微笑,还有一枚依米花书签。

  “五年前,撒哈拉沙漠下了一场罕见的飘雪。那时我对自己说,如果雪下到明天,我就向一个叫炎之十月的男孩表白,对他说一句:我喜欢你,十月。”

  “可惜后来命运弄人,我成了大盗,而他坚守着自己的使命。我们错过了。”

  九月顿了顿,指了指日记本末页最底的那行字:我喜欢你,十月。非常漂亮的字,刚柔并具,字如其人。

  “现在,我想对他说,我喜欢你,十月。”

  “你说,五年了,我来得及吗?”

  不等十月反应,九月抬手擦掉他睫毛上沾染的水光,叫他看清她眼底的一片深情。

  她笑了,十月第一次看到她这样的笑容。头发、眼睛、脸颊、嘴唇,所有属于她的器官都在笑,笑容晶莹,形成一种最璀璨的纯净。

  然后他听见她的声音――

  我会照顾你的,不会丢下你的。你不是一个人了。

  这柔情的双眼凝望住他,在她放手丢掉他的五年后。

  十月愕然地看着九月,絮乱的脑海,仿佛突然从她清澈的瞳孔中找到了答案,顿时醍醐灌顶。他的心情大起大落,显然被她绕得不轻。

  虽然他知道女人心海底针,但像九月这样很少乱来的性子,他从来不会把她和‘耍人’这个词联系起来。

  “……”被调戏了。她让他即使有一肚子想法也只能憋死自己……

  九月的唇冷不防被他堵住,带着偏凉的温度咬她。右手扶住她的后脑往前推,连同她的呼吸与震惊、过去与未来一并攫住吞下去。

  深吻,温柔且狂烈。

  九月头脑暗暗起伏,她没办法不回应他。一时间两人的深情几近可见,步步进逼以至无路可退的纠缠,像是下一秒钟就要到达悬渊。

  思想上拗不过她,但行动上他绝对比她快。

  她整个人突然被人腾空抱起来,再睁眼时,已然处于被他公主抱的状态,她看见十月往天空看了看,然后一脸兴味地望向她,“今天天气那么好,我们去玩吧!”

  九月摇头,一双幽深的蓝眸古井无波,好看的眉峰微蹙,嘴角却噙着微笑的弧度。

  十月抱着她跑到大海边,作势抛起她。有水粒溅在身上凉凉的感觉,九月双手圈紧他的脖子,像抱着空海里唯一一块浮木,惊呼声里明显的慌乱,似受惊小兽。

  他一手还拿着日记本,多少不方便,慢慢放下她,“小心。”

  九月提起裙摆后退一步,转身欲逃。

  十月轻力一把拉回来,从身后温柔拥住她,他抱起她,再一次假装把她往海水里带,九月屈着腿躲开海水,笑声爽朗,“喂!”

  她眸中有碧波万顷,他眼底是金空浩淼,那是最美的场景。

  ▏第21章▕

  ——夜空里的两颗星星

  ——眨一眨是孤单

  ——眨两眨是呼应

  上午八点,国际邮轮海洋号慢慢抵港,庞大的船身像一座千年的白色城堡般随着浪潮轻轻晃动,尖锐狭窄的船头劈开波浪,被激起的层层海涛带着浪花掠过船舷,汹涌无比的波涛扬起在船尾,留下一条闪闪发光的水带,水带一直扩大到远处的海面上,泛起万顷波光。

  十点登船,港口处已有不少人站在甲板上等待。

  风很大,九月的头发被风吹得乱了又乱,蔚蓝的波浪给她添了好心情。面前是一片绚烂的天空,她抱着一台单反,“咔嚓”一声,用镜头记录着这一刻。

  她柔软的侧脸,睫毛很长,低低垂着,两腮微鼓,带着孩子似的稚气。十月静静地站在她身边,长久地凝视她,出了神。

  他右手覆上她的眼,她整个世界马上落入黑暗终点。她听到他铿锵的心跳,“你要的世界,我去带给你。”

  她真的在他身边了。他会陪她走下去,然后带着她走进这样明亮美好的世界。

  邮轮的鸣笛声呼啸响起。

  两人就这样相约在旅途上,手牵着手,走由爱的古风建筑,听零落的桨声混杂商女的歌喉,看昏沉的黑屋和闪烁的天幕,一起去许许多多的地方,草原、湖泊、高山、森林、沙漠、海洋……

  叶子绿了又黄,黄了又绿。日子如水般过去,一如既往的生活最让人心安。偶尔他的视线掠过她,他也能不再惊慌失措,任由纤尘落满心头。

  某个黄昏,安静的草场溢满了暖金色的夕阳余光,日光穿透飞扬的尘埃从他们身边坠落。

  “我们结婚吧。”

  “好啊,”九月笑着接过他的话,“我们结婚吧。”

  “等我们都老了,到时候,还要像现在这样一起看这个世界。”

  “到时候要把家里的台阶改矮点,不然我老了,可背不动你了……”

  两个人絮絮叨叨地说着,却始终,都没有侧过头看向对方。

  过了好久,十月才缓缓回头,轻声道,“九月,别哭了。”

  “别哭了,我们还有下辈子,”他温柔地说,“还有下下辈子,还长着呢……”

  黄昏之后那些悸动躲在灰尘深处不再轻举妄动,她坐在台阶上和他一起沉默下去。

  “我想听歌。”

  “我唱给你听。”

  一首古老的歌谣。九月声质清澈,音调缓慢,字字句句款款而来,漾着年轻女孩的温婉恬谧。

  “九月。”他看着她,一字一顿又重复了一遍,“九、月。”

  第一次是给她听,第二次是给他自己听。

  这样喜欢一个人,所以忍不住要再念一次她的名字。让那三个字化为一段月色,一丝丝坠到灵魂水面,在心头反复辗转。

  十月。

  十、月。

  他们就这样相依坐到天亮――用身体盛满星星。

  ▏第22章▕

  ——你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

  ——按时间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

  ——凡你所做尽都顺利

  已是夕阳余晖的时刻,太阳掩去刺目的光芒,发出温润的橘色,最自然的光线,恰到好处,大自然给予的恩赐。

  天色正好,正是一对新人的最美时光。

  一声礼炮响,教堂婚礼厅外群鸽和气球纷纷飞升。教堂门敞开了,厅里已经坐满了人,纷纷转过头看向这对站在门口的新人。

  十月和九月。

  他们仿佛裹上了一层光晕,温柔得让人找不出他们和光的界限。

  鲜花彩带气球配着厅内一点点薰衣草精油味,幸福的情调就在这种简单而不经意间营造出来了。所有人都被气氛感染。四周掌声轰鸣,乐曲奏起。

  两人携手走在那一条长长的铺着红地毯的走道上,画面美得超脱岁月。

  站在台上的神父在他们面前捧着圣经宣布婚礼誓言词,“十月,你是否愿意娶眼前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富贵还是贫贱、疾病还是健康、成功还是失败,都爱她、照顾她、接纳她,与她同甘共苦,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今日的十月西装革履,胸前佩戴的胸花格外引人注目,当他说出这三个字时,九月的心里好像有几千万只蝴蝶忽闪着翅膀,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初见他的第一天。

  “九月,你是否愿意嫁眼前这个男人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富贵还是贫贱、疾病还是健康、成功还是失败,都爱他、尊重他、支持他,与他同甘共苦,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她穿着婚纱这样聘婷地站着,眼中流光映彩,面容如雪,唇色如樱,美好到目眩神离。岁月静好这个词,大抵便是这么一个形容。

  “主啊,戒指将代表他们发出的誓言的约束。”

  十月打开盒子,把一枚戒指取出来,握起九月的手,将戒指牢牢套进她的无名指上。九月的手慢慢游移至十月修长的左手上,在他骨节分明的无名指上也套上了一枚戒指,在所有人面前交换了彼此一生的承诺。

  光彩熠熠的铂金钻戒,同样款式,上面印有彼此的名字花体字母缩写。

  在所有人的见证下,十月低头,唇覆上九月,宣誓着对彼此的主权。

  十月用唇语缓缓开口:从此以后……

  她看着近在咫尺的十月,用唇语准确无误地接了下去:不离不弃。说完,眼泪就掉下来了。

  感谢他带给她的每一天,正是因为他,她才有勇气说永远、永远。▏第23章▕

  ——这个世界是唯一的

  ——人都要回家

  ——都要用布把星星盖住

  ——然后把灯碰亮

  两人的庭院被布置成Party。当晚,九月和十月逐个敬酒,好不热闹。临近十二点,众人一个个离开,十月把他们送到门口,二月和五月最后走。

  二月刚转身,又突然回头,瞄了瞄二楼亮起的房间,不怀好意地凑到十月耳边说,“十月哥,今晚知道怎么做了吧?”

  十月些许尴尬地干咳了几声,脸因为二月的调侃愈渐绯红。

  二月哈哈大笑,捏了捏十月的脸,“哈哈哈哈那么害羞干嘛!看你脸红成什么样了……”

  “……”五月急忙把他拉走,“十月哥,二月喝醉了喝醉了,我扶他回去醒醒酒……”

  “喂!别拉我,我还没说完!!”

  “小心点。”十月无奈摇摇头,当他们的背影在转角的地方消失时,正准备转身时又听见由远方传来的二月的大嗓门,“九月姐你们……哎呦!五月你个王八蛋踢我干嘛!!”

  “……”

  十月迈着有点摇晃的步子朝着门口方向走去,刚才他替九月代喝了好多杯,酒不是很醒。人生唯一一次结婚嘛,兄弟姐妹们怎么可能放过他们,再加上婚宴氛围足够热闹,纵然十月再有忧患意识,也不可能敌得过广大群众的一致压迫。

  到房间门口时,良久他都没开门进去。拍了拍脸,深吸一口气,一次又一次调整好自己,才终于大着胆子把门推开。

  这是一栋精致优雅的复式小别墅,主卧室的整个装饰呈现统一淡定的浅黄色,暖意四生。落地窗外月色溶溶,帘子被风吹扬起。

  他的视线落到梳妆台前九月的身上,她一袭大红色开叉旗袍,花开不败的胜景,让这个家盛开一片色彩缤纷。

  九月已经卸了妆,正背对着他摘身上的首饰,她从镜子里看到他了,却不敢看镜中的自己。她想她一定脸红得厉害。

  尽管每个人从青春萌芽就憧憬着自己未来的伴侣,但不可否认的是,依旧会对于某些已知的、即将到来的事情而不知所措。

  虽然他们已是成年人,但……

  这毕竟、差不多、也算、真正意义上的、合理的、第一次吧……

  气氛安静诡异到简直令人窒息,静下心来甚至听得到对方微微的气息声。

  “九月。”十月首先故作轻松的打破了尴尬到死的局面。

  话音一落,九月转过身。她抿了抿唇,不知道说什么,“回来啦。”

  十月鼓起勇气朝她走去,摇摇晃晃,九月连忙扶住他,“没事吧?”两人距离拉近。

  十月扫了一眼她的装束,眼里沾染了些许笑意,低低的声音响起来,借着酒意由衷感叹,“你好漂亮……”

  九月抬眼看他,在他的眼中看到了另一个自己:笃定、隽永。

  原来一个人深爱另一个人时,眼角眉梢挂着的表情是这个样子的。

  九月忽然握起他的手,微微低头在他左手手指的结婚钻戒上轻柔一吻。十月只觉得手指上一窜电流滑过,让他整个人都恍惚起来。

  他想起路西法攻陷黑月岛之战的那次假婚礼幻境,在看到穿婚纱的“九月”那一刻就妥协了,妥协得那么简单,她让他走失了一个完完全全的自己。

  “九月,你爱的是我,真好。”

  九月深深埋进他怀里,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香,“我爱你。”

  十月紧抱她,抬手解开了她挽起的发髻,长发平铺而下,他执手挑起一缕,落下吻。

  他的动作,实质深意十足。

  一个古老的爱情习俗。古代女子,结婚之后会盘发,入夜之后,只有丈夫才能解开妻子的发髻,以表爱情的天荒地老。而吻发,则代表他对她的感情就如同绵延千里的三千青丝。

  ……

  ——砰!

  门外突然发出巨大的声音!

  十月不得已松开九月,往门口走去,打开门时瞬间黑脸。

  ▏第24章▕

  二月、贪狼、破军等一票人在门外偷听,几人你挤我挤,摔了个面朝天。

  “今天天气不错。”

  “这是哪里?我是谁?我在干什么?”

  几人一边打马虎眼一边马上逃跑。

  看起来的确很缺德啊,不过他们也只是想一开始闹闹而已。

  “……”

  十月确认他们真的走了以后,回头关上了门。气氛又陷入尴尬,两人一时间都说不出话。

  他眼神正好瞥到桌子上的一瓶红酒和两只高脚杯,找到话匣,“渴吗,红酒要不要喝?”

  “你刚才喝了很多啊。”

  “我没事。”十月走到桌子前倒了两杯,九月接过他递来的酒杯。

  “干一杯吧。”第二杯时,十月手肘相交环绕九月的,两人轻碰交杯。

  十月又自顾倒了满满的第三杯,莫名的渴,一饮而尽。九月本想阻止,但看他有兴致就不忍打断,况且十月很少喝醉,因为酒量好,也有分寸。

  多好啊。像这样平日就注重的人,她不用太担心他。

  九月正想着,只见十月差点一个步伐不稳向后倒……

  她连忙一个快步上前搂住他的腰,仰起头,清楚看到他眼里有醉酒后晶亮的雾气。

  她要收回刚才的想法。

  因为她不幸地发现,十月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清醒了?

  在本就醉的基础上又接连三杯,十月确实彻底醉了。但是,不得不说,他的自制力也的确过人。婚宴时就有点顶不住了,但身上的那种几乎是与生俱来的九月保护机制就自动开启,心里那抹‘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灌九月酒’的责任心硬是让他时刻保持了最后那一丝清醒理智。

  直到现在只剩下两个人,他才敢放松下来,由眩惑至沉堕,不理天光年月乃至时辰钟点。

  九月捧住他的脸,看到他脸颊酡红未散,“你好烫啊。”

  他呼吸一窒,不自然的松了松领带。

  Shit!这不能怪他!

  她离他太近了,近得他能感受到她说话时温热的气息,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她美得几乎不真实。

  作为正常男性,该有的反应……总该有的吧……

  升腾而起的灼热感清楚地告诉他自己现在想要什么,他借势拥着她不放了,手臂紧了紧她,完全将她圈了起来。

  平时清醒时还能由理智控制着自己的思想境界,现在天时地利人和成这样,如果还要让他保持圣母般的思想境界,那也太考验他了吧……

  在酒精的作用下,十月拦腰一把抱起九月往某个方向走去。九月抬手勾住他的颈项,眼神瞬间全黯。

  华灯初上,整座城市陷落在七彩靡虹里。今晚,醉了的十月不再顾忌什么,纱质床幔缓缓放下后,对着自己最最心爱的女人,流露出最原始的感情。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