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落尽·清明不清明

推荐人:奇异果 来源: 奇异笔记 时间: 2020-12-11 阅读:

  明天是清明节。但是难得的我们没有吃清明团子,早上起来的时候,一切还和原来一样。我心情淡淡的去老师家补课,上完最后一个篇章,觉得自己又有了小小进步。回来的时候妹妹还在玩电脑。

  渐渐地下了场很大的雨,我倚着栏杆看着。

  良久我才想起来,今天爷爷不在家,我可以去他房间玩他的电脑,这样就可以不用和妹妹抢电脑了。

  然后我到了楼上,打开电脑。

  我这辈子都没有想到,在爷爷去世的时候,我竟是坐在他的房间里面,安安闲闲玩着电脑的。

  知道消息的时候,我就有点蒙了。我们总觉得自己是最特别的那一个,毕竟我们的意识注定了我们只关注着自己嘛。可是事实真的不是这样。世界没了你还是照样运转。

  所有的不幸,我都没想象过我会遇到,然后我就遇到了,一个接一个的。

  我去到出事的地方,花了好几分钟。刚好赶上爷爷被送上救护车,唇启血溢。那时候他就已经听不到我们说话了。那个按压着他胸腔的医生漫不经心的态度真令人害怕。

  瞳孔放大了。他就这样淡淡的说。

  我感觉我的脑子爆炸了。一瞬之间。我总以为人在这种情况下心绪会百转千回。然而没有。那时候我大脑一片空白。平日里我总是觉得人是不可能有大脑一片空白的时日的。无论怎样你的脑子是你的信息中转站啊,即使是发呆的时候脑子里也是在思考的啊。

  然而那时候,我真的……

  真是一个悖论啊。

  我站在医院门口,耳畔都是那些抢救他的机器滴滴滴的声音,挥之不去。一想到那个时候我还玩着电脑我就真的特别伤心。然后眼泪擦都擦不完。

  我打电话给徐源白,他接了,我听到他说怎么了,问了好几声我都不敢出声。我怕我的哭腔会吓到他。

  然后我说,玄白,我爷爷死了。

  我已经尽力压制哭声,可是我听到他声音的时候就忍不住了。

  他死了。他昨天还在我旁边,跟我说着要早点睡。可是他今天就没有回来。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然后徐源白听我说完,说,在哪个医院,我过来。

  ……

  我被惊吓了一下。现在?

  对,现在。

  可是你爸妈……

  没关系的。

  为什么……

  没关系的,因为我喜欢你嘛。

  ……

  因为我喜欢你嘛……

  那句话是怎样说出口的呢。我无法想象徐源白当时的表情。他拿着手机的时候,到底是怎样一种脸庞,怎样一种表情,怎样一种清澈的光线照在他的脸上?

  为什么他可以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句话呢?

  像清风一样,我听见一声叹息。

  眼泪还挂在脸上,被风吹干了,有种绷着脸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我很想逃离这个地方。现在想起来还是不相信,好像只要我回家了,爷爷就会在家里等我,他在等我啊。

  玄白,玄白。

  我已经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这样唤着。

  我唤一声,他应一声。

  我现在这样说,你们可能都不相信吧。因为看起来好假。可是那个时候,我竟不觉得这是白莲小说的剧情。

  如果我的生活是一部小说,那么到底谁是主角?那么为什么,要给我安排这样的情节。

  我还记得,爷爷抱着我,把我高高的抛上天空。

  我还记得,我的爷爷身体一直很好,他喜欢吃一些很贵的难以买到的东西,然后爸爸就给他买,可是买来了他又不舍得吃。他说,省给我小孙女儿吃。

  可是,爷爷,如果我吃了,我当时吃了那块零嘴,我现在的罪恶感该更重一分吧。因为,我将来肯定还有机会再吃的,可是爷爷,他还有机会吗。他还有多少机会啊。

  ……

  我坐在病房里。

  我坐在我爷爷旁边。

  我听见外面,一个个本族亲戚渐次来了,叽叽喳喳讨论着保险,讨论着财产,说着爷爷的股票钱是否收得回来,以及所有的投资和密码。他们是那么嘈杂,我的脑子被这些声音充斥着,有点嗡嗡的。奶奶也不知去了哪里。可能,是回家拿衣服了吧。

  拿上爷爷最喜欢的那件大衣,让他帅帅的走。毕竟他是那么自恋的一个人,毕竟他年轻时是村里最帅的小伙。

  他就是村里最帅的小伙啊。

  我坐在病房里,有微风从窗户间隙透进来,吹得白色的幔帐在我身旁飘来飘去,像是谁的手垂握在它上头般。抬头看向窗户,鱼鳞般层叠的阴云和飘扬的白色幔帐,竟然成为了我对他,最后的印象。

  我坐在病房里,脑子嗡嗡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思绪却越来越清晰,但是总不那么清明。我想起很多有关爷爷的趣事,但是那些地方,那些关键的地方总是断了节。我都回忆不下去,就开始哭起来。

  我坐在病房里,这个时候,徐源白就进来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我的,大概学霸就比较有套路吧。

  他坐在我旁边,淡淡的说:“不然,现在跟我一起给爷爷磕个头?”

  “又不是拜堂……”

  ……

  我回到家里。

  徐源白的父母,因为这件事情,也终于知道了我俩的关系。但出乎意料的是,他的爸爸竟然什么都没说,还拍拍我的肩膀叫我别难过。反倒是我的本家亲戚们,一个个都用看着早恋不良少女的眼神看着我。我从那么多视线里,没有感受到一丝善意。我好像,过早的懂得了这些人情世故。

  我回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大家都在殡仪馆各忙各的。没有人再来管我这个早恋的不良少女。于是我下了楼,走到K的家里。那时候我闻到爷爷最喜欢的茶叶味道,眼睛有点酸涩。

  K,他居然在泡茶?

  “小丫头,来尝尝我的……”他笑着抬起头,却看到了我的泪眼朦胧,慌张起来,“怎么了?”

  淡定的听我说完。我本以为他会好好安慰我一番。结果,他却跟我说:“你爷爷死了挺好的。”然后开始一条条细数,比如,我可以进到他房间玩电脑。爷爷的手机也归我,照相机也是我的。然后我可以天天去那里点播电视剧之类的无谓的事情。

  我听得迷迷糊糊的,竟然一点气都生不起来,然后就那么窝在他家里睡着了。不知为什么,我那时候就是那么信任他。就算他看起来真的很像个怪蜀黍,可是有的时候,我这个兄控的妹子,已经把他当成哥哥了。

  他也才大了我……大概八九岁?吧。我不知道,反正他看起来特年轻。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睡在一个很小的房间里,窝在床角,一转头就看到了床头柜上叶儿明媚的笑容。

  我居然睡在叶儿的房间里?我怎么可以这样?这不是亵渎死者吗。可是,现在我认识的死者又多了一个。然后我又开始哭,就真的完全停不下来,好像吃了炫迈。

  然后K端着一盘子的蛋糕进来:“哎呀你别哭了,再哭我家叶都看不下去了。”

  我瞪大了眼睛看他。

  “小丫头你别哭,我把你抱进来的。来,吃不吃。”

  “今天几号?”我惊觉我嗓子很哑。

  “今天……清明节。”

  原来我已经在他家睡了一个晚上。可是我的家人没有出来找我啊。

  “你妈托我照顾你一下。”

  “他们怎么这么放心你。”我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问,可是味同嚼蜡。

  “过几天我妈就来了,她听说了这边的事情,要来照顾你奶奶,陪她一段时日。”

  我:……

  “诶,K,你老实说,你是不是认识我家里人啊。”“没啊怎么会呢。”“不然……”我狐疑的看着他。

  “呵呵呵,说起来,我小时候就住在这里啊。这栋房子本也是我们家的,只不过后来搬家了这里就拿来租出去了啊。”

  我:……靠!

  “你可老实说啊,那什么玄白是谁啊。”

  我:……

  “昨晚上你一直喊着人家。一边喊爷爷一边喊了他。”

  我:……有吗?

  “有。”

  ……

  好吧,清明节我脑子不清明了。

  可是,爷爷这个日子真是挑的好,因为我就可以和他一起过清明节了。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