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颜之初瑶(五)

推荐人:奇异果 来源: 奇异笔记 时间: 2020-12-11 阅读:

  手术灯灭了——

  医生推着顾初瑶,从手术室出来,刚摘下口罩,沈丽梅很紧张的问“怎么样,医生,我女儿她没事吧?”“没事,顾夫人放心,顾二小姐没事”医生额头冒着细汗。

  顾…顾…夫人…林百欣眼睛睁得很大,心里想着,不会面前那个打扮不俗的女人是D市顾家的夫人吧!那顾初瑶就是二小姐…林百欣慌了。她竟然骂了顾家的人,还是算计了顾家的千金。

  “只是…”“只是什么?说啊,医生”没等医生说完,沈丽梅,季言辰,沐之楠都紧张起来了,“顾夫人,别紧张,顾二小姐没有什么事,只是她之前有类似于这种现象,所有这次能不能醒来就看她的造化了,我们尽力了”医生长叹了一声。“医生,那有没有奇迹?”季言辰默默的开口,医生点点头,只是几率不高。

  沐之楠闭上了眼睛,仿佛在沉思什么。“我带她去海外,去看最好的医生,我相信有一次奇迹,会有第二次的,阿姨我…”“不必了,你们都回去吧”頋世锦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打断了季言辰的话,“丽梅,女儿还是送回病房吧!”頋世锦铿锵有力的对着沈丽梅。“顾…”还没来得及说,頋世锦犀利的眼神打断了林百欣的话,旁边的李嘉研铮铮的站在那,像木偶一样,。

  次日————

  梦境中~

  “季言辰,我恨你!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只是为了赌约??”顾初瑶泪花了眼,“初瑶,你这个笨蛋,我就是在玩你阿,看不出来么?哈哈哈,你这个傻子!哈哈哈哈”季言辰邪魅的声音响起。可是却带着一丝失落。“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初瑶,初瑶,”沐之楠看见顾初瑶有反应了,不断的喊叫她。

  “瑶瑶,瑶瑶,”病房门被打开了,牧夏风风火火的赶来,看见躺着病床上血色全无的顾初瑶,心里很不是滋味,跑到她的床边,拉着她的手,使劲的哭,也许是顾初瑶真的被她烦的有知觉了吧!

  顾初瑶醒来,已是大半个月了,可见林百欣和李嘉研为了算计她,多么心狠啊

  “瑶瑶,走吧。我扶你。”牧夏见顾初瑶下地了,赶紧过来扶着。

  “不用了,夏夏,我可以走的,”“夏夏,今天是几号?”

  “已经25号了,瑶瑶,你问这个干什么啊!,你不会是想……”

  “嗯,夏夏,那个赌约,我记得。,夏夏,我什么都记得了,林百欣,李嘉妍,季言辰,我都想起来了。是他们,是林百欣和李嘉妍还有季言辰一起算计我的,我要报仇,夏夏,你要帮我吗?还是你…”

  “瑶瑶,你放心,不管怎样,我永远都站在你这边。虽然我喜欢季学长,但是我还是会帮你的。”

  顾初瑶笑了,只是少了一丝单纯,多了一丝邪魅。

  ————————————————兰樱学院————————————————

  “首先,我们欢迎顾同学出院,其次,告诉大家,下周就是我们第一次的摸底考,所以请同学们准备好迎接摸底考,当然摸底考不及格的同学,一周的强力魔鬼训练,就要辛苦了。”讲台上莫老师眉飞色舞的讲着,座位上的听到不及格要魔鬼训练,唏嘘一片。“瑶瑶,摸底考你有信心吗?”牧夏咬着笔,很滑稽的问着顾初瑶。顾初瑶对她微笑了一下。“放心,夏夏,一周后,我们再看吧”

  ————————————华丽丽的分割线——————————————————

  一周后…………

  “瑶瑶,快来,快来看,摸底考全校通知,在通告栏上!啊啊啊啊啊啊!瑶瑶,有你的名字诶”牧夏盯着通告栏上的字,排第一的是顾初瑶,稳稳当当的坐实了学霸的位子,而第二则是沐之楠和季言辰,第三是李嘉妍。

  “瑶瑶,好羡慕你啊,半个月都没上学了,还考的那么好。教教我呗。”牧夏一脸花痴的看着顾初瑶。

  “你也不错啊,第四名,走,我们去幻彩吃甜点去。”顾初瑶拉着牧夏,准备走的时候,遇见了林百欣和李嘉妍。“呦!第一啊!半个月没上学也能考第一,恐怕有猫腻吧!”林百欣挑着眉,看着顾初瑶。

  “喂喂,管你什么事啊!这说明我们家瑶瑶天生聪明,不像有的人,天天学习也没这成绩,还在那装神气。”牧夏愤愤不平的对着林百欣,口水差点喷到林百欣的脸上。

  “你…”林百欣正准备抬手打牧夏时,被沐之楠抓住了,“百欣,还胡闹,”沐之楠皱着眉,一脸不悦。旁边的季言辰担忧的看着顾初瑶,顾初瑶冷冷的把脸撇到一边去。

  “楠学长,我…”林百欣开始慌张了。“之楠,百欣的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放开她吧,她的手都被你抓红了”李嘉妍出来打个圆场,这才让沐之楠放手。“言辰,之楠,我们一起去喝杯咖啡吧!”李嘉妍向着两人,微笑着,“夏夏,我们走吧,去幻彩。”顾初瑶拉着牧夏走了,“不了,嘉研,改天吧!辰,走。”沐之楠好意推辞了李嘉妍,看着季言辰和沐之楠远走的背影,李嘉妍心里好失落,对顾初瑶的恨也愈加浓烈了。

  ——幻彩餐厅……

  “怎么了瑶瑶,怎么不吃?这冰激凌很好吃的,尝尝。”牧夏要起一勺蓝色的冰激凌给顾初瑶。顾初瑶貌似有什么心事,一脸不悦。

  “夏夏,我没胃口,你吃吧!”顾初瑶推了推面前的勺子。

  “呦!怎么啦?初瑶,没胃口?”这时季言辰和沐之楠赶来了,“学长,会长,你们来了!快坐”牧夏兴高采烈的望着季言辰。

  “没事,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罢了。”

  “什么事”“什么事”沐之楠和季言辰几乎是异口同声。

  “那就是……”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