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魂の千年殇

推荐人:奇异果 来源: 奇异笔记 时间: 2020-12-11 阅读:

  【楔子】
  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不知养育了多少代人的希望,又流传了多少神秘的传说。
  而今天,我们要讲的这个故事,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候,人们对世间的一切尚未形成所谓的概念,也没有任何的欲望,信仰,就这样日升而作,日落而息的简单生活着。
  那时还没有国度,只是在大陆东岸有一个光之谷,西岸有一个暗之渊。
  故事,要从两股势力最后一次交锋,开始讲起了……
  【第一卷】
  【第一章】
  【轮回,真相】
  “菲卜诺,你已经输了,别再垂死挣扎了。”清冷的女声冷漠到无情。一身白衣的女子像极了一支冷傲的雪莲,银发被高高竖起,即使逆着阳光,即使身披战袍,却也仍是万人瞩目的存在呢。而这只傲人的雪莲,此刻却将手中的长剑抵在他的喉间。
  “呵,输了?就是输了,光之谷的艾丽儿殿下,又能怎样?”菲卜诺无视近在咫尺的威胁,嫣红的唇勾起浅浅的弧度。即使此刻的他身披的黑色斗篷早已被血染得鲜红,即使那剑只要再推进一分,他白皙的脖颈就会有妖艳的血流出。
  “若你仍执迷不悟,那就休怪本殿不念旧情,将尔等,一举歼之。”艾丽儿冷清的声音没有一丝动容。让人忍不住凝视这样的她,本能的畏惧这样的她。
  “哦?是么?还真让人害怕呢。不过若是死前,能亲眼目睹光之谷主宰艾丽儿殿下大开杀戒,却也是我等之幸呢。”菲卜诺不甚在意的摆摆手,轻松的笑道。
  “不过真是可惜了,安洛拉殿下今日哦不,今后或许都无法达成这个夙愿了呢……”那个诡异的弧度还在不断扩大。
  “……”艾丽儿的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都这个时候了,菲卜诺竟还,难不成……不管了,先将他解决了再说!艾丽儿回过神,加了一分力。
  然而,一个熟悉的火红身影却在面前一闪,轻松地将那将死之人救下。
  “哟,我亲爱的姐姐,好久不见呐~不知,姐姐这剑锋,是想染上谁的鲜血呢?”一名手持彼岸花的红衣少女很快从艾丽儿面前闪过,几个轻快的点地后,放下男子,转身,偏头,巧笑嫣然,一头银发只用一支火红的彼岸勾起几缕髻在脑后,一双赤瞳尤为惹眼,长长的睫毛似是附上了一层妩媚,诱惑勾人。
  “艾丽娜?!”艾丽儿第一次变化了脸色,先是一愣,继而眉头紧锁。
  “咯咯咯~姐姐,光之谷威严的主人,见到你‘亲爱’的妹妹,你怎么一点都不开心呢?妹妹好伤心呢……”红衣少女娇笑几声,故作无辜的睁大水灵灵的双眼,一副纯洁无害的小白兔模样。
  “到底怎么回事。”艾丽儿恢复了冷静,质问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
  “哎,艾丽娜原来这么不讨人喜么?真是呢,想见姐姐换个脸色怎么就那么难呢?”少女状似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停摆弄着手里的那株彼岸花。
  “……”艾丽儿不在出声,却用警示的眼神看向菲卜诺。这个情形,她要是在看不透,就真的白活了几百年了。可就是知道了现在处境有多危险,她也永远都那个样,认清的事不会再花时间去追问。冷静的气场,冷静的无情。
  “真是呢,本来还想看一场好戏,毕竟艾丽儿殿下与妹妹刚重逢。没想到,果然,还是要我来当这个老好人呢。”菲卜诺一个利落的翻身,稳稳落在马上。
  “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遵从伟大的光明使者艾丽儿殿下的意愿,告诉您被篡改和隐藏的一切了。其实您的妹妹,艾丽娜,与您并非一母同胞哦。”看到安洛拉微微裂开的神色,菲卜诺似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艾丽娜的父亲,其实是一个拥有至精至纯血统的吸血鬼,不过很可惜呢,拥有最尊贵的血统,脑子却不怎么好使,不但不吸食血液,竟然还爱上了一个人类女孩。为此,那个家伙不受了多少罪。而那个人类女孩在知道了他是吸血鬼的情况下,仍选择了和他在一起。还真是一段令人唏嘘不已的佳话呢。”
  菲卜诺兀自感慨着,却也未曾错过艾丽儿每一个神情。
  “吸血鬼和人类?真是荒谬呢。没过多久,他们被两族追捕。而负责的,就是我们令人敬仰的艾丽儿殿下的父亲。先是猎捕了那位可怜的吸血鬼,之后看中了你母亲的美貌。若非那女子的苦苦哀求,艾丽娜,哈哈,恐怕都会胎死腹中呢。出生之后,被所谓的诅咒之名驱逐,可怜的孩子啊,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是殿下的父亲的横刀夺爱,我想,若非我境内人民怜悯,这后果呵。说到底,艾丽儿殿下,您难道不应该感谢我么?”
  “……”安洛拉眉头紧皱,目光锁定在一处,似乎是在思考菲卜诺话的真实性,也似乎是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
  “呵,真是讽刺。艾丽儿殿下果真不负盛名,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能保持镇定。真是让人佩服呢。”菲卜诺冷冷的嘲讽道。她永远都是这样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他讨厌极了她这幅高傲到骨子里的面容!
  “现在,你想干什么。”音色冷漠。艾丽娜救下了菲卜诺,就是暗之渊的帮凶,光之谷的敌人。到底,是自己大意了。
  “很简单。要么,交出光之羽。要么,用你光之谷子民的性命为我死去的族人祭奠!”
  “我只能告诉你,若你想伤我子民,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言罢,手心幻化出一柄魔杖,摆出战斗的姿势。崖顶上寒风料峭,战袍被风刮的猎猎作响。似乎战争,一触即发
  艾丽娜忽然纤手一抖,手中彼岸花化做一根金色的羽毛,慵懒的嗓音让正欲开战的二人不约而同的皱了眉头。“光之羽吖~我便先收下了,多谢二位~”少女咯咯娇笑。
  “我希望你最好能遵守诺言,艾丽娜。”菲卜诺沉声道,眸中一团黑暗氤氲着。
  “艾丽娜,别忘了你的身份!”艾丽儿突然拔高声音,试图掩饰不经意流露的慌张。
  “我们不过一场交易罢了菲卜诺,交易完成,我做什么,还需要向你汇报么?”艾丽娜淡淡说道。“至于你,艾丽儿,我的身份?哈,你以为我是你的子民么要听从你的诏令,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哦。”讥讽的嘲意毫不掩饰。
  【未完待续】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