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小说:白山黑水有你,便足矣

推荐人:奇异果 来源: 奇异笔记 时间: 2020-12-11 阅读:

  在贫穷落后的山村,周围遍地环山。雨烟迷迷蒙蒙,她捂着肩膀,穿着一件发白破旧棉袄,小脸惨白,可眼里有异样光亮。风中她瑟瑟发抖,看着满目萧瑟,她嘴角却始终有着一丝笑意。

  山谷的回响,让她不禁又抱了抱肩膀。她撅着嘴,蹲下身,嘴里嘟嘟囔囔。清风绕过轻柔发丝,在缠头处打着余旋。淡红朱唇沾了点褐色,清风不解我意,如缕如丝。她冷目筱筱瑟瑟,她在等,她很彷徨,但她知道只有自己能坚强。

  他从别墅里走了出来,莽莽白雪,可他却看见了一个伶仃模糊身影。

  他看到了她……

  他眼里满是怜爱,他很心疼她,急匆匆走了过去。风雪沾在指尖,摩挲过后化为淡淡污水。雪后的晚阳,似是瓢泼在心灵的明媚春风。

  “你到我家来吧!”他有点口音,却发得很清楚。她生涩的看了看他,从他眼眸里看出了炙热。可她摇了摇头。嘴唇颤抖了几下,冷涩的发出,却很清脆:“我,我不冷,谢谢你的关心。”

  我不相信,她跺脚了不知多少下,颤抖了不知多少次。怎么会不冷?“你在等人么?”他似乎想明白了。她点了点头,温婉一笑。

  我从屋里拿出了热牛奶,递给她一杯。她慌忙摇头,说道:“爸爸说不能接受别人的东西的。”我笑了笑,说道:“我,当然不会白给你。你来我家里帮我扫地啊!”

  她笑着点了点头,嘴角满是惊喜。她走进屋里,原本在肩头的白雪化了,那么晶莹。她感觉到好温暖,就像他的眼眸一般。他又觉得很奇怪,问道:“你爸爸呢?”

  “我爸爸出去办事情了,等会就会回来的。”我听着她坚定语气,仿佛相信了。但我知道肯定不会的,这么寒冷的天,谁会把自己的孩子扔到雪地里,等好几个钟头啊?

  我摸了摸她的蓬松的头,看了看她那澄澈的眼睛说道:“嗯嗯!你爸爸很快会回来的,不过在没回来的时候,你先在我家给我干活,不然你爸爸回来了,看到你再生病了。”她重重的点了点头,晃来晃去的辫子带着少女可爱气息。

  她和他在一起很高兴,可她却总记着她的爸爸。有天夜里,她起床,趴到我怀里哭起来,喊道:“我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了?”我摸了摸她的头,嘴角有着苦涩的笑:“没有,你爸爸有很重大的事,等到你18岁时,她就回来了。”

  她相信了,傻傻地笑了笑。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说道:“谢谢你,在我落魄时,给我温暖。”他微微笑了笑,皱起褶子舒展开了。

  她开始不再那么悲伤,因为她知道他的生命里,有他就够了。他也仿佛充盈了,因为有她的欢笑打闹。

  她幼儿园时,她从未看到和自己一样的那么多人,她很开心。回来阴阳怪气的学着他们,她开心的不自主的笑了,她点了一下她的额头,说道:“等会饭好了,来吃饭。”她点了点头,蹦蹦跳跳地走了。

  她小学时,她第一次哭了,回家后又趴到他怀里哭,眼泪止不住,最后还轻轻抽噎,说道:“我,我不去上学了。她们都欺负我,说我没有爸爸妈妈。”

  他听后,忍住了没落泪。安慰着说:“乖,有我啊!”她看着他眼角的温暖,吐了吐舌头,说道:“哼,你又不是我爸爸妈妈。”

  “那,我是你哥哥啊!”

  她傻傻地笑了笑,说道:“哥哥对我真好,木啊。”说完,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他感受到她的天真的芬芳,眼角刚刚欲落的泪,都化作笑意。

  她从那次后,从未见过她的爸爸,可她不感觉到阴冷,因为有他。

  她到高中时,日日的学业,让她憔悴起来。可她却总是在憔悴处给他温暖,她知道尽管自己很累,也不能让他担心。

  她又一次学到凌晨,她满脑子只有这道题。他敲了敲门,推门而进,轻声说道:“睡觉吧,已经很晚了。”她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道题还没做出来。”他感觉很心疼,看着她学习的样子,可他未说。他宁愿她快快乐乐的,也不愿让她受苦受难。

  “那我也不睡了,陪你好吗?”

  她嘴角的笑意,愈发明显,最后竟像小时候一般傻傻地笑了。他没说什么,只是轻轻注视着她专注的神情,在日光灯下,微微宛然一笑,恰如姹紫嫣红。轻浮水飘丝缕,淡淡清香,盈在心头。

  她写完最后,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嘴角淌出口水,洒在他的肩膀上。他笑了笑,轻轻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盖上被子,关好灯,轻轻掩起门。

  她要走了,大学的毕业通知书还未来得及高兴。她要去另一个城市,他看着她,嘴角依旧是原来的笑意,说道:“傻吗?还不走,自己变得更好了,就要去更好的寻找幸福。”

  她没说什么,眼神黯淡。蓦然落泪,脑袋似乎发涨起来。说道:“我,我一定会回来的,等我好吗?”他笑了笑,点了点头。火车汽笛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她上了火车,眼角还有一滴似落未落的泪。

  他也不知觉的哭了起来,那种温暖走了,像风一样,最后只留下弥留的记忆。

  后来,她又回来了,到了这里找了工作,因为她始终知道自己离不开他,而她也不想离开他。因为他就是她的全部,幸福的源泉。

  多少年后,她还在他身边,他也再她身边,那种温暖让他们彼此紧紧相依,那种幸福让他们彼此暖暖相依。她宁愿她自己孑然一身,也不愿他风尘仆仆。他宁愿他浑浑噩噩,也不愿她昏庸无平。

  白山黑水有你,便足矣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