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盹——《朝花夕拾》

推荐人:奇异果 来源: 奇异笔记 时间: 2020-12-11 阅读:

  清露沾衣,我走在海边。茫茫野草中绽放着一朵清香四溢的花朵。因为喜爱,想要摘下;因为喜爱,怎能采取。思前想后,思前想后,只能待得日落胭脂红,海鸥齐飞天之时,悄悄地拾起这陨落的美丽。把这迷人的笑靥放在书桌之前,双手托着脸蛋观赏她。看肥胖的黄蜂,飞舞的白蝶悠悠地从窗外飞来。

  那又酸又甜的覆盆子,那碧绿的菜畦,那光滑的石井栏,还有那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唉,早知就不寻那什么人形的的何首乌,不从石井栏上跳下来,不把砖头扔到隔壁家,不......Ade,我惬意的生活,Ade,我欢快的乐园。终究还是被送到了那个最严的书塾,什么古人云:“诗书,味之太羹,史为折俎,子为醯醢,是为三味。”三味书屋啊,真是之乎者也!这儿的老先生有着一套严厉的规矩,但也不尝用过,却总是瞪上大家几眼,大声道:“读书!”大家也便小和尚念经一样读起了“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在那苍绿的老树下,在那褐黄的竹凳上,伴着鸣蝉的长吟,蟋蟀的琴瑟,油蚙的低唱,安详地附在阿妈宽大的怀中,阿妈一边摇着蒲扇,一遍讲着“美女蛇”,“长毛”......但阿妈你总要教我一堆麻烦的礼节,什么人死了不能说死了,要说老掉了的,晒裤子的竹竿地下不能钻过去的,生了孩子的房子不能进去的.......阿妈,有时我真的很讨厌你,因为你把我的隐鼠踩死后却不已为然!直到那正月间的一天,你对我说:“哥儿,有画的‘三哼经’我给你买来了!”要不然我真的不会原谅你的。

  漫长的冬天是几分无聊的。都怪那沈四太太把我们吃冰的事给告发了,害得我们只能禁足家中,倘若是衍太太肯定不会如此做的,她对别家孩子总是很好,无论出什么乱子,也绝不告诉各人的父母,所以我们最爱在衍太太家旁塑雪罗汉,捉小鸟了,但衍太太却也爱胡说八道,说什么我偷了我家里的首饰,心中开始产生对她的厌恶。

  门口的小草发出嫩芽,我背上书包和许许多多的行囊走向了朝阳,身后是母亲一遍一遍的嘱咐。风波涌起,才知鉴真的伟立。东京也无非是这样,樱花之下也不过是那些顶着富士山的清国留学生。乘上火车,几经波折,才得以到达仙台。“我就是叫藤野严九郎的......”一个黑瘦,八字须,戴着眼镜的男人站在讲台说着。他的穿衣总是模糊的,却能在我的图上找出那微小的错误。藤野先生对我倒也是不错的,每次都会从头到尾的给我标出讲义的错误,传授知识时却也还会问我是不是违背了我的思想观念,直到我说没有他才放下心来。冷风袭身,谁知那日码头的诀别是永别。你挥着双手,我却内含无限愧疚,因为我不能去医治人们的肉体了......

  如今十余年已过,我却还改不了小盹的习惯,醒了,就继续战斗吧!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