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进一些生命里的贵人,和他们一起面对每一道算术题的加减乘除。 打开自己的圈子,有几人个可以走进你十指的生命里,二十几岁的年纪有没有七八个?四十岁的年纪里有没有五六个?七十岁的年纪里有没有二三个?九十岁的年纪里有没有一个?走在生命的这条路上,请进生命里...

  • 人与人相处,从陌生到熟悉,再到生情,必然经历了心理的变化过程。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了一个很著名的现象斯德哥尔摩症综合征。起因于瑞典一家银行被抢劫的人质,在被解救后对抢劫者采取宽恕的态度与行为,甚至还有名...

  • 曾经记录日记和心情的小本子, 不知何时起,它已经布满灰尘,被搁置在角落。 它蕴含着记忆,包藏着故事, 每每想起,总是打翻千种味道在心底…… 年少无知的梦,终究逃不过现实的捉弄, 命运的玩笑,不经意的相遇,容易让人误解了冲动。 慢慢的开始发现,原来那是一个...

  • 教女人读书写字也是一份温馨! 听过这样一种说法,世界有十分美丽,但如果没有女人,将失掉七分色彩;女人有十分美丽,但如果远离书籍,将失掉七分内涵。所以,如果书籍有十分美丽,但如果缺少七分基色,将失掉所有的光辉。 我家女人因自幼家境贫寒,没有读过书,小时在...

  • 贴心小棉袄

    2020-11-12

    周末,约了几个哥们一起吃饭,席间大家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就聊到孝心这个话题上来,朋友的一番话让在座的都沉寂了好久 朋友在一家电子工厂上班,女工较多,三八节到了,老板不仅破例放了一天假,还让朋友发放一份慰问金。慰问金分两种,二选一,一是现金2...

  • 那年除夕夜,天空飘着莹莹的雪花。我和姐姐没有外出跑年。那时候,村子里没几户人家有电视机。我家的17英寸黑白电视机便成了稀罕之物。爷爷奶奶、伯伯婶婶,吃过年夜饭都到我家来,坐等着看春节晚会。大家边嗑瓜子边看春晚,笑声一阵压过一阵,弥漫整个房...

  • 那一年,我还太年轻,只是不经意间做错了许多, 那一年,我稚气未脱,只是顾及着不该顾忌的, 那一年,我还只是孤寂,却忘了那份痴情的等待,那份青春, 青春无悔,青春无泪,青春就是一场场轰轰烈烈地故事,没有激情 的青春,没有故事的青春,多么麻木的表情,将是人...

  • 爆竹声中一岁除。 今年除夕,我把小区的爆竹声推出窗外,转身泡一壶清茶,欲坐客厅静思。这时,手机响了,拜年的短信接二连三发来。这是新年里特有的一道风景,它相比于放烟花爆竹,已是不可或缺。拜年的短信,有的署名,有的无名,我都一一先把手机号码...

  • 正月里来是新年。高潮从年三十晚就开始。全家团聚,济济一堂,桌上六碟八碗,各色酒瓶。有两样菜必不可少,一是鱼,年年有余;二是圆子,团团圆圆。吃罢年夜饭,一家老小围在一起守岁。或包饺子,或看春晚,或者唠嗑,茶壶沏着平日舍不得泡的好茶, 家人闲...

  • 酒后的殇

    2020-11-12

    青春终将会随着岁月而逝,回首看看,那些岁月,都经历了些什么,那些青葱的岁月,是该嘲笑,还是该感慨,无从话起。时光依然是那么的无情,不曾为任何人,而停下那飞奔的脚步,那些青春岁月里的任何故事,曾经说过会永远记得,但终究敌不过岁月的时光,那些感情的伤口...

  • 炮仗的节奏

    2020-11-12

    小时候我家过年是不放炮仗的,见邻家二踢脚炸得热闹,我们兄弟眼馋不过,父亲就解释,说我们祖上也算得上殷实人家,有一年过年放炮仗失火,一只狮子狗走失,就立下规矩,过年再不放炮仗。但现在想来,这样的解释是不是省钱的借口也难说。只是父亲已经离世,...

  • 回眸,你的轻笑抹过我肩头;一缕长发的幽香散尽,千里之外,你已是让人思念的风景。天涯从此成为寄托温柔的梦乡,牵指漫步的相爱经历,在月华相依的小池荷径模糊了深情。 悠然轻放的菊收尽晚秋的花色,叶等久了时间的诺言,枯萎了期待的热情,在霜白露重的清晨落下枝头...

  • 那一切都是种子,只有经过埋葬,才会重现生机。 童话诗人顾城一不小心写下了一首富含哲理的诗篇。这张旧照片,就是一粒种子,尘封20年,今天在我思想的土壤里发出了一枚小小的新芽。1989年腊月,回乡下老家过年,天降大雪。瑞雪兆丰年。大地银装素...

  • 你曾经想要逃离的人,也许这辈子再想念也无法再相见。你如今认为永远的人,或许一转身再留恋也不会再同行。 年少轻狂时无论爱情抑或友情总怕错过,拼了命的对所爱之人好,时时刻刻如影随形。长大成熟后总觉得最亲的人不会离开,也变得不再刻意强求,总把相处让给未来,...

  • 吃炆蛋

    2020-11-12

    新年吃炆蛋,是江淮之间不少地方的风俗。新年第一天,人们清早起来,穿戴一新,踩着开门的鞭炮喜屑,到亲朋好友家去拜年。几乎所有的人家都摆好了茶点,当人们围坐一起,喝着茶,嗑着瓜子时,这家主妇就笑呵呵地从厨房端出一大盘炆蛋来,连嚷着叫吃 元宝...

  • 愿你的世界清澈而明亮。 不是我迟到了,我只是在学习和体验,直到一天寄望于此。大部分殷切的期望总会随时间流逝,看在我的份上,能否镂骨铭心。 愿你的童年天真烂漫,被童话世界所保护着又对未来满怀着憧憬和好奇,自由的在田野奔跑,摔了个跟斗还是在傻笑,想堆雪人...

  • 不再回来

    2020-11-12

    小时候,到后弄堂去玩,母亲便要叮嘱一句:快点回来!我朗声答道:一会就回来!每次回家,探亲假还没结束,母亲边打理我的行装边会问:明年啥时候回来?我仍是爽朗的一句:春节就回来了。某天夜半,迷糊之中,我感觉母亲在我额头轻轻一吻 这假装无感的轻吻...

  • 绚丽的真情

    2020-11-12

    一片再灿烂绚丽的叶子总有飘落的时候,生老病死逃得掉吗?听到姑姑去世的噩耗,是在一天早晨。我愣了,默不作声。人或许真的有感应,一向睡眠很好的我那夜竟翻转不眠,不知为了什么。我又失去一位亲人,这几年已送走了几位亲人。岁月催人老,病痛不饶人,逝...

  • 张老四敲狗

    2020-11-12

    江南小镇有很多和牲畜走得很近的人。那些羊倌、牛佬以放羊牧牛维生,自不必说。比较冷门的一点,则有劁猪匠、阉鸡匠,他们负责家禽家畜的计划生育工作;还有赶猪佬,为的是给猪公猪母提供性生活。再有就是狗屠子了,他们干的活是怎样将那些鲜活的动物人道地...

  • 村恋

    2020-11-12

    我的童年是在吉林东部的一个小山村度过的。那里的山山水水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无尽的欢乐,淳朴善良的人们给我留下深深的回忆...... 少年不知愁滋味。那时家里很穷,吃的是苞米面大饼白菜汤,穿的是大姐留给二姐,二姐留给我的花衣裳。小男孩们都穿花衣裳谁也不笑话谁。但...

  • 穿越弄堂

    2020-11-12

    回家,总要穿过一个很短的弄堂。岁月的风中,它布满着沧桑。一年又一年,母亲出出进进,我们进进出出,弄堂在变老,母亲也在老去。母亲至今还保留着一张在弄堂口抱我的照片,每次回去,我都会拿出来看一眼。那张发黄的黑白照片,虽然不太清晰,但依然可以看...

  • 整理抽屉,从一本笔记本里掉出几张老照片。那是几张不同时期的照片,有的已经因时间久远而泛黄。看着照片中从童稚、到成长、到成熟的自己,思绪也如同三月的飘絮,随之穿越到那些照片的故事里去了。看这张,照片是手工着色的。照片上的我,才一周岁左右大,...

  • 记住爷爷

    2020-11-12

    我们这地方,称呼爷爷叫做公,称呼奶奶叫婆。我对公的一生没有多大了解,因为父亲叔伯们没有对我说过公的人生。只听父亲和大伯说,公年轻的时候,干农活是一把好手。割谷子,别人都要两个单手才能放成一个谷把子,而,一个单手就是一个谷把子,比别人快了许...

  • 小妹如斯

    2020-11-12

    惜别农村十八载,终于有机会回到老家台门。费了好大的劲才打开锈迹斑斑的锁,撩开满屋蛛丝。正暗自伤神,一个小木盒映入了我的眼帘。小妹如斯 ,我一阵激动,急忙上前,轻轻拂去上面的灰尘,小心翼翼地打开,里面是一束松软的发丝,我知道那是小妹如斯的,...

  • 阳山洼,一片无法忘却的土地,金灿灿的谷穗在岁月的长河中摇曳。当黎明的第一束曙光温柔地撒在崖畔上,猫儿草、枸杞子、酸枣树就颤动着明晃晃的露珠。一层薄雾漫过谷穗,犹如即将到来的一群群麻雀起起伏伏。这是一片向阳的山坡,从早到晚都袒露在阳光的炙热...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