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生于乡下,几个月大被妈妈抱去了城市,偏居一隅,在街道中长大。城市很大,多是纵横交错的公路,留下的老街道不多,至今还会暗暗庆幸自己能够遇上。 老街道上都是青石板路,蜿蜒曲折,密集成网。一条一条相互延伸连接,枝枝叉叉地漫展,最后曲曲弯弯地隐没。 踏着青...

  • 家乡那些树

    2020-11-13

    冬天是一个怀旧的季节,总让人念起魂牵梦绕的故土,还有家乡那些树。 那些生长在记忆里的树木,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忠诚地守护着村庄的寂静,安然地开出冬日树木灰冷的花朵。浮绿褪尽,尽显傲骨。粗壮的手臂擎天,柔细的枝条团团簇簇,根根坚挺俏丽,浑然灰色,自然天成...

  • 半朵尤怜

    2020-11-13

    好久没有这么快乐地醒来,虽然不知道快乐来自哪里?然而,一缕淡雅的清香,随着清晨的一束柔软的阳光,还有一丝晨风荡满了房间。用目光扫视一下,一抹鲜艳的红色闪现在了窗口。 起身走过去,原来是那株蔷薇开了一朵,一种惊喜浮上心头。花期已过,却又开出一朵十分鲜艳...

  • 特殊的婚礼

    2020-11-13

    一 轻轻的一缕清风,吹去浮在心扉上的尘灰,把一幕幕动心的牵手,将一段段醉人的爱恋,重新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喜欢夜凉初透,在微风习习里,怕冷的她会紧紧地依偎在他的怀抱里,享受着他的温暖,任由着他对她的万般抚爱;他喜欢万家灯火,在珊阑里尽情地欣赏她俏...

  • 喜悦也好,忧愁也罢,就这样,岁月静好,不急不躁像水晶杯中的清水,纯净、透明,在灯光下,在那些珠光宝气的翡翠面前,在陈列柜中,彰显无法比拟的灵动,那份纯净的宁静,在灯光下那般晶莹诱人。也仅仅只是小小一杯清水,或许时光也是这般,美妙、美好,总来不及珍惜...

  • 古都浏览

    2020-11-13

    西安,中国西部重镇,曾经的古都。在历史的长河中,有多少历史留存,有多少故事传奇,浓墨重彩,绚丽辉煌。我有幸光顾此地,略为浏览。 那是1993年5月,公司组织赴西安参观学习。我与同事小杨、小桂(芙蓉酒楼)一起,参予了此次活动。回忆起来,颇有印象。 我们乘火车...

  • 随便

    2020-11-13

    父亲这辈子谈及人最多的是一个叫随便的同学,只要老家来客,不几分钟,他们就会谈起随便的点点滴滴。 谈论随便的艰难过去;谈论随便发家致富后不忘家乡;谈论随便免费办养老院。 随便不姓随,说话喜欢讲“随便”,大家就以“随便”称呼他,有人称呼他“随便先生”。 小...

  • “容颜未老,心已沧桑,”曾几何时,我们慨叹,青春离自己渐行渐远。 职场历练中,我们褪去了曾有的懵懂、青涩,变得稳重、成熟、老练,循规蹈矩、琐碎纷杂的工作让我们的内心渐渐变得淡然,少了年少的激情与活力的我们,远去的不是韶华而是年轻的心态.图片 塞缪尔.厄...

  • 黑色的触摸

    2020-11-13

    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里,除了白天的喜怒哀乐外,剩下的都是黑色的触摸。触摸的是时间,是人麻木后的冗余情感,是那些还未长大的自己,是今天和明天的痛苦总和。触摸吧!用心灵的美交换更高贵的纯洁灵魂。 我的手伸向我自己,从头发开始触摸,丝质是火山爆发后的泥流,滚烫...

  • 福冈印象

    2020-11-13

    去福冈,几天前都不知道,似乎做了一个想象的梦,我就在这样的想象中去了一次大洋彼岸的福冈。 踏上福冈的那一刻,燥热的阳光正从侧面毫无顾忌地倾洒,明朗朗的。那些港口边的重型机械和集装箱以及其他那些低矮的建筑,便从梦里走了出来,真实地现身在我眼前。 这就是...

  • 立冬节气刚过,一场雨下了近二十天,气温逐步下降,树上的叶子也随着初冬的雨,纷纷落地,就连树上的鸟儿也“叽叽喳喳”地忙着寻找吃的。 虎娃最怕过冬,这难熬的冬天对虎娃来说就是雪上加霜啊...

  • 一支笔朝南,带着数辈人的绝望,倔强了几个世纪,融入黑夜的所有,不带走欲望,不说一句来生,有的只是天高,有的只是地阔。 刀马停在沙漠,月亮的影子像块石头落下。金鸡啼鸣,从草原的尽头飞起。太阳还在失落,脚印里是脚印的记忆,我的手心里,全是去年秋天的雨。深...

  • 等你的时候,我在江南。 想你的时候,我在水乡。 找到你的时候,我在梦里。 你,在人海。 小镇,江南,一湖碧水,一个追梦的人,一把伞,一个背包,一台相机,依旧一个寻寻觅觅的人。 只为曾经一句话:江南烟雨,湖畔杨柳,初冬时节,与君邂逅。 走过一个又一个水乡,小...

  • 回乡偶记

    2020-11-13

    国语语言丰富,往往在乡里坊间。 “从小卖蒸馍,啥事都经过”,“精沟子(关中方言:光着屁股)撵狼——胆大不知羞”,那天,回乡的车上,听一帮农民谝闲传,有位老兄说了一句:“你是外甥哭妗子,想起来一阵子。”有些意思,我记下来了。外甥和舅亲,为何说没有长性的...

  • 焕夏凉

    2020-11-13

    炽热的阳光炙烤着大地,闷热得人透不过气来。就是在路上走着,脚上穿的鞋也是烫的人脚疼,树上的叶子也是一动也不动,有很多老人都躲到了树荫底下,扇着扇子聊着天下着棋,喝着茶吃着西瓜。只是听见那知了的一阵一阵噪鸣,简直是让人心里烦热得更厉害。 在大街上,到处...

  • 一、 晚秋,金色的阳光,温和地洒向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宝蓝色的天空,白云就像一群羊,在辽阔的草原悠然漫步;空旷的原野,一派秋收的景象。“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大雁往南飞,至衡阳回雁峰处徘徊由北向南,在天空写着动人的情书,雁的心里和行动,都只...

  • 书者

    2020-11-13

    今年暑假带涵涵和衡去毕业旅行,第一站就是曲阜。 曲阜孔林外有十几个卖字的,有开店的也有摆摊的,有的自称是孔子的后代,有的自称是王羲之的后代。挨着看过来,十有八九都是在宣纸上写上“海纳百川”“天道酬勤”之类的行草,水平很一般,价格倒是很便宜,从一二十块...

  • 葫麻花开

    2020-11-13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小时候,喜欢范仲淹的这句词,到现在依旧喜欢,可惜塞外的秋少了水,便多了许多的遗憾。用“天高云淡”来形容塞外的秋是最合适不过了,塞外的秋天,几缕淡淡的云彩飘在湛蓝的天空上,显得天格外的蓝,格外的高。周末领着女儿...

  • 老家旅游区

    2020-11-13

    前天回老家的时候,听说老家通往旅游区开始铺路了。其实,老家通往旅游区原来修了一条土路,“龙湾垂钓”景区刚刚开发那阵子,这条土路承载着人们让景区红火了几年。后来,村子里乱了十几年,原来美丽的景区,成了几近无人光顾的地方,人们惋惜,我更惋惜。这不,一听...

  • 离开校园时候是五月中旬,春天的气息很是浓厚,而这样的天气也恰恰很是暖和舒适。那一天倒当真是记得真切的,前一晚还是毕业酒会,然而隔天便是各自拎着大包小包,缓缓淡出了校园。于是,那一刻,忽然对这个待了四年的学校有了不舍。这在四年前,几乎是无从预料的。我...

  • 我的家乡抚顺,人杰地灵,风光秀丽,在抚顺市南部有一个面积不大距兰山乡客运站仅四公里的紫花岭风景区,是东洲区区政府与2013年起倾力打造的又一处集天然深林徒步、生态果蔬采摘、休闲娱乐度假为一体的生态旅游区。经过五年多的陆续开发,已经逐渐成为域内外登山爱好...

  • 中国,是文化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丰美广袤,江山如画。南地小桥流水,画柳乌篷船,白墙黛瓦;更是“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北方冬季更是耽美,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 巍巍华夏,就因这地大物博和独特完整的五千年...

  • 漫步在雨里

    2020-11-13

    细雨沙沙地下着,不慢也不急;整个夏日都是属于雨的,有的是功夫。假日的林荫道上很静,不见人影,除了几声清脆的鸟叫,便是雨打树叶的沙沙声了。 眼前是成片成团的绿,静着;人在笔直而平坦的小道上,走着。动静之间蕴含着生命的伟大意义——动物和植物都是生命的存在...

  • 平安是福

    2020-11-13

    平安、健康是人生最大的福报。这是我最近最大的感受! 2016年6月15日,妻子沈浩萍抽空去县医院体检中心做个体检,这也是她女儿献给她的孝心:去年底,县司法局为职工组织年度身体健康检查,女儿考虑自已年轻身体棒棒的,就将体检卡让给老妈去做个体检。由于上班忙,妻...

  • 简单是日子,多彩才是生活 作者|枫林秋水 人总是在经历一些事之后,才会明白许多。有些事,只为给你平淡的生活添些色彩;有些人来,只为从你的世界路过。 世间事,总是不完美的,没有谁能够把每件事情做得无可挑剔。有些事,即使尽了最大的努力,也常常会有不想看到的...

栏目推荐